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一章 一劍穿心

劍氣縱橫三萬里。
一劍光寒十九洲。



殘秋。
木葉蕭蕭,夕陽滿天。
蕭蕭木葉下,站著一個人,就彷佛已與這大地秋色溶為一體。
因為他太安靜。
因為地太冷。
一種已深入骨髓的冷漠與疲倦,卻又偏偏帶著種逼人的殺氣。
他疲倦,也許只因為他已殺過太多人,有些甚至是本不該殺的人。
他殺人,只因為他從無選擇的餘地。



他掌中有劍。
一柄里包皮鞘,黃金吞口,上面綴著十三顆豆大明珠的長劍。
江湖中不認得這柄劍的人並不多,不知道他這個人的也不多。
他的人與劍十七歲時就已名滿江湖,如今他年近中年,
他已放不下這柄劍,別人也不容他放下這柄劍。
放下這柄劍時,他的生命就要結束。
名聲,有時就像是個包袱, 一個永遠都甩不脫的包袱。



「九月十九,酉時。洛陽城外古道邊,古樹下。洗淨你的咽喉,
帶著你的劍來!」



酉時日落。
秋日已落,落葉瓢飄。
古道上大步走來一個人,鮮衣華服,鐵青的臉, 一柄長劍斜插在肩後,
一雙眸子卻像是出了
鞘的劍,正盯在樹下的劍上。
他的腳步沈穩,卻走得很快,停在七尺外,忽然問:「燕十三?」
「是的。 」
「你的奪命十三劍,真的天下無敵?」
「未必。 」
一這個人笑了,笑得譏誚而冷酷,道:「我就是高通, 一劍穿心高通。」
「我知道。」
「是你約我來的?」
「我知道你正在找我。」
「不錯,我是在找你,因為我一定要殺了你。」
燕十三淡淡道:「要殺我的人並不止你一個。」
一局通道;「因為你太有名,只要殺了你,就可以立刻成名。 」
也冷笑著,又道:「要在江湖中成名並不容易,只有這法子比較容易。」
燕十三道:「很好。」
一局通道:「現在我已來了,帶來了我的劍,洗淨了我的咽喉。」
「很好。」
「你的心呢亍.」
「我的心已死。」 !
「那麼我就讓他再死一次。」
劍光一閃,劍已出鞘,閃電般刺向燕十三的心。
一劍穿心。
就只這一劍,他已不知刺穿多少人的心,這本是致命的殺手!
可是他並沒有刺穿燕十三的心,他的劍刺出,咽喉突然冰冷。
燕十三的劍已刺入了他的咽喉。
刺入了一寸三分。
高通的劍跌落,人卻還沒有死。
燕十三道:「我只希望你知道,要成名並不是件很好受的事。」
高通瞪著他也,眼珠已凸出。
燕十三淡淡道:「所以你還不如死了的好。」
他拔出了他的劍,慢慢的從高通咽喉上拔了出來,很慢很慢。
所以鮮血並沒有濺在他身上。
一這種事他很有經驗,衣服若是沾上血腥,很不容易洗乾淨。
--要洗淨手上的血腥豈非更不容易。
暮色更深。
劍上的血已滴盡。
劍入鞘時,暮色中又出現了四個人。
四個人,四柄劍!
四個人的衣著都極華麗,氣派都很大,
最老的一個須發都已全自,最年輕的猶在少年。
燕十三不認得他們,卻知道他們是誰。
年紀最老的成名已四十年, 一直在關外,獨創的「飛肛十三刺」名震邊陲。
這次他入關,為的就是找燕十三。
他不信他的飛鷹十三刺,比不上燕十三的奪命十三劍。
年紀最輕的,是江湖中的後起之秀,也是點蒼門下最出類拔萃的弟子。
他有天才,他肯吃苦。
他的心也夠狠。
所以他才出道一年,「無情小子」曹冰的名字已震動了江湖。
另外兩個人當然也是高手。
清風劍的劍法輕靈瓢忽,劍出如風。
鐵劍鎮三山的劍法沈穩雄渾, 一柄劍竟重達三十三斤。



燕十三知道他們,他們來,本就是他約來的。
四個人的眼楮都在盯著他,誰也沒有去看地上的尸體一眼。
他們不願在未出手前,就折了自己的銳氣,
地上死的無論是什麼人,都踉他們沒有關系。

只要自己能活著,無論什麼人的死活,他們都全不在乎。
燕十三笑了笑,笑容也很疲倦,道 「想不到你們都來了。」
關外飛鷹冷冷道 「我本來以為你只約了我一個人。」
燕十三淡淡道:「能夠一次解決的事,為什麼要多費事。」
曹冰搶著道:「來了四個人,誰先出手?」
他很急。
他急著要成名,急著要殺燕十三。
鐵劍鎮三山道:「我們可以猜拳,勝的就先出手。」
燕十三道:「不必。」
鐵劍鎮三山道:「不必亍.」
燕十三道:「你們可以一起出手!」
關外飛鷹怒道:「你將我們當作了什麼人,怎麼能以多欺少!」
燕十三道:「你不肯?」
關外飛鷹道:「當然不肯。」
燕十三道:「我肯!」
他的劍已出鞘。劍光如飛虹掣電,忽然間就已從他們四個人眼前同時閃過。
他們想不肯也不行了。他們的四柄劍也同時出鞘,
曹冰的出手最快,最狠,最無情。
關外飛鷹已縱身掠起,凌空下擊,飛鷹十三式本就是七禽掌一類的武功,
以高擊下,以強凌弱。
只可惜他的對手更強。
曹冰霎時間已刺出九劍。他並沒有去注意別的人,只盯著燕十三,
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要這個人死在他劍下。
可惜他這九劍都刺空了,本來在他跟前的燕十三,已人影不見。
他怔了怔,然後就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
地上已多了三個死人。
每個人咽喉上都多了一個洞。
關外飛鷹、清風劍.鐵劍鎮三山,這三位江湖中的一流劍客,
竟在一瞬間就都已死在燕十三劍下。
曹冰的手冰冷。他抬起頭,才看見燕十三已遠遠的站在那棵古樹下。
殺人的劍已入鞘。
曹冰的手握緊,道;「你……」
燕十三打斷了他的話,道:「我還不想殺你!」
曹冰道:「為什麼?」
燕十三道;「因為我想再給你個機會來殺我。」
曹冰手上的青筋凸起,額上的冷汗如豆,他不能接受這種機會。
這是種侮辱。可是他又不願放棄這機會。
燕十三道:「你回去,練劍三年,不妨再來殺我。」
曹冰咬著牙。
燕十三道:「點蒼的劍法很不錯,只要你肯練,一定還有機會。 」
曹冰忽然道︰「三年後你若已死在別人劍下如何?」
燕十三笑了笑,道:「郡麼你就可以去殺那個殺了我的人。」
曹冰恨恨道:「你最好多多保重,最好不要死!」
燕十三道:「我也希望會如此!」



暮色更深,黑暗已將籠罩大地。
燕十三慢慢的轉過身,面對著黑暗最深處,忽然道:「你好。」
過了很久,黑暗中果然真的有了回應,道:「我不好。」
冰冷的聲音,嘶啞而低沈。
一個人慢慢的從黑暗中走出來,烏衣烏發,烏鞘的劍,
烏黑的臉上彷佛帶著種死色,只有一雙漆黑的眸子在發光。他走得很慢,
可是他整個人都好像是輕飄飄的,他的腳好像根本沒有踏在地面上,
就像是黑暗中的精靈鬼魂。
燕十三的瞳孔忽然收縮,忽然問:「烏鴉?」
「是。」
燕十三長長吐出口氣,道:「想不到我終於還是遇見了你!」
烏鴉道:「遇見我並不是好事。」
真的不是。
烏鴉不是喜鵲,沒有人喜歡遇見烏鴉。
在很古老的時侯,就有種傳說——烏鴉來時,必有災禍。
這次他帶來的是什麼災禍亍.
也許他本身就是災禍, 一種無法避免的災禍。



既然無法避免,又何必再為它煩惱憂慮?燕十三已恢復冷靜。
烏鴉盯著他,盯著他的劍,道:「好劍!」
燕十三道:「你喜歡劍?」
烏鴉道:「我只喜歡好劍,你不但有一手好劍法,還有柄好劍。」
燕十三道:「你想要?」
烏鴉道:「嗯。」
他的回答率直而乾脆。
燕十三笑了。這次他的笑容中已不再有那種疲倦之意,
只有殺氣!也知道自己終於遇見了真正的對手。
烏鴉道;「喜鵲報喜,烏鴉報的卻是憂難和災禍。」
燕十三道:「你是來報禍的?」
烏鴉道:「是。」
燕十三道:「我有災禍?」
烏鴉道;「有。」
燕十三道:「我的災禍就是你?」
烏鴉道:「不是。」
燕十三道:「不是你是什麼?」
烏鴉道:「是你的劍!」



匹夫虹罪,懷璧其罪。這道理茄十三當吠明白,
他的名氣和也的劍,就像是麝的香,羚羊的角。
烏鴉道︰ 「我已收藏了十七柄劍。」
燕十三道︰ 「不少。」
烏鴉道︰ 「十七柄都是名劍。」
燕十三道︰ 「看來你殺的名人也不少。」
烏鴉道︰ 「高通和老鷹的劍我要。」
燕十三道︰ 「收殮他們的尸身, 四柄劍都給你。」
烏鴉道︰ 「我只要劍,不要死人!」
燕十三道; 「可是你只要死人的劍。」
烏鴉道; 「不錯!」
燕十三道; 「你殺了我,我的劍也給你!」
烏鴉道; 「當然。」
燕十三道; 「很好。」
烏鴉道; 「不好。」
燕十三道; 「什麼不好?」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