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章 時來運轉

烏鴉道:「現在我還沒把握能殺你!」
燕十三大笑。
他忽然發現這個人果然是個烏鴉,烏鴉至少不會說謊。
烏鴉道:「尤其是你剛才刺殺關外飛鷹的那一劍。」
燕十三道;「你破不了那一劍。」
烏鴉道:「我也想不出有誰能破得了那一劍。」
燕十三道:「你認為那已是天下無雙的劍法?」
烏鴉道;「七大劍派,四大世家中的高手我都見過。」
燕十三道:「你覺得他們如何?」
烏鴉道:「他們的劍法太保守,對自己的性命看得太重,所以他們不如你。」
燕十三嘆了口氣,道:「你的眼光很不錯,見識卻不廣。」
烏鴉道:「哦。」
燕十三道:「我就知道有個人,要破我那一劍,易如反掌。」
烏鴉動容道;「你見過他的劍法。」
燕十三點點頭,嘆道:「那才真正是天下無雙的劍法。」
烏鴉道:「這個人是誰?」
燕十三沒有直接回答,卻伸出了三根指頭。
烏鴉道:「三手劍金飛?」
據說三手劍與人交手時,就好像有三只手一樣,
一把劍也好像變成了三把。他的劍法之快,
招式變化之多,只听這名字就已可想而知。
燕十三卻搖搖頭,道;「真正要殺人,用不著三只手,也用不著三把劍。」
真正要殺人, 一劍就夠了。
烏鴉道:「你說的不是他?」
燕十三道:「不是!」
烏鴉道:「是誰亍.」
燕十三道:「是三少爺。」
烏鴉道:「那一家的三少爺..」
燕十三道:「翠雲峰下,綠水湖前。」
烏鴉的手握緊。
燕十三道:「他的那柄劍,也是柄天下無雙的寶劍。」
烏鴉的瞳孔在收縮。
燕十三道:「可是我勸你千萬莫要去見他。」
烏鴉忽然笑了。
他很少笑,他的笑容生澀而怪異。
燕十三道:「這句話並不是笑話。」
烏鴉道:「我笑的是你。」
燕十三道:「哦。」
烏鴉道:「你明知我既然已來了,就絕不會放過你。」
燕十三同意。
烏鴉道:「我雖然沒把握殺你,你也一樣沒把握能殺我。」
燕十三承認。
烏鴉道:「所以你就想激我到翠雲峰去,先去踉那位三少爺斗一斗。」
燕十三也笑了!
烏鴉道:「這句話是笑話?」
燕十三道:「不是,我笑的是我自己。」
烏鴉道:「哦?」
燕十三道:「因為我的心事,被你一眼就看出來了。」
烏鴉道:「現在你不願跟我交手?」
燕十三道:「很不願意。」
烏鴉道:「為什麼?」
燕十三道:「因為我還有個約會。」 ,
烏鴉道:「什麼樣的約會?」
燕十三道:「死約會。」
烏鴉道;「約在那里?」
燕十三道:「翠雲峰下,綠水湖前。」
烏鴉道:「你明知斗不過他,你還要去?」 .
燕十三道:「死約會是不見不散的。」
烏鴉道:「難道你是故意去送死?」
燕十三又笑了笑,淡淡道:「難道你覺得活著很有趣。」
烏鴉閉上了嘴。
燕十三還在笑,笑容中帶著種說不出的譏誚之意,道:「練劍的人,
遲早難免要死在別人的劍下的,連逃避都無處逃避。」
烏鴉沈默。
燕十三道:「我一生殺人無算,若能死在天下第一名家的劍下,死亦無憾了。」
烏鴉看著他,盯著他看了很久,忽然道:「好,你去。」
燕十三拱拱手, 一句話都不再說,掉頭就走。
他並沒有走出很遠,又停下,因為他發現烏鴉一直在後面跟著。就像是他的影子。
烏鴉也停下,看著他。
燕十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烏鴉道:「哦?」
燕十三道:「我能去,你為什麼不能去。」
烏鴉道;「你不笨。」
燕十三道:「可是你並不一定要跟著我一起去。」
烏鴉道:「 一定要。」
燕十三道;「為什麼?」
烏鴉道:「因為我不想錯過你們那一戰。」
他冷冷的接著道:「高手相爭,必盡全力,我在旁邊看著,
一定可以看出你們劍法中的破綻來。」
燕十三嘆了口氣,道:「有理。」
烏鴉道:「這一戰你們無論是誰勝誰負,最後活著的一個人必定是我。」
燕十三道;「因為那時戰勝的人必定也已將力竭,
你又已看出他劍法中的破綻來,若是想殺他,正是個最好的機會。」
烏鴉道:「所以這機會我怎麼能錯過?」
燕十三道:「的確不能。」
他又嘆了口氣,道:「只可惜你還是有一點錯了。」
烏鴉道:「那一點?」
燕十三道:「三少爺的劍法中,根本沒有破綻,完全沒有!」



現在他們已開始喝酒。
最好的酒樓,最好的酒,他們一直都是派頭很大的人。
燕十王道;「殺過人後,我一定要喝酒。」
烏鴉道;「沒有殺人,我也喝酒。」
燕十三道:「喝過酒後,我一定要去找女人。」
烏鴉道:「沒有喝酒,我也找女人。」
燕十三大笑,道:「想不到你竟是個酒色之徒。」
烏鴉道:「彼此彼此。」
他們喝得真不少。
燕十三道:「看來你也是個酒色之徒,今天我讓你一次。」
烏鴉道:「讓什麼?」 什麼十.」
燕十三道:「讓你付賬。」
烏鴉道;「不必讓,不客氣。」
燕十三道;「這次一定要讓, 一定要客氣。」
烏鴉道:「不必不必。」
燕十三道:「要的要的。」
別人吃飯通常都是搶著付賬,他們卻是搶著不要付賬。
燕十三道:「要殺人時,我身上從不帶累贅的東西,免得礙手礙腳!」
烏鴉道:「哦!」
燕十三道:「銀子就是最累贅的東酉。」
烏鴉同意。
一個人身上若是帶了好幾百兩銀子,還怎麼能施展出輕靈的身法。
烏鴉道;「你可以帶銀票。」
燕十三道:「我討厭銀票。」
烏鴉道:「為什麼?」
燕十王道;「 一張銀票也不如經過多少人的手傳來傳去,髒得要命。」
烏鴉道:「你劍上的明珠可以拿去換銀子。」
燕十三又笑了。
烏鴉道:「這是笑話?」
燕十三道;「天大的笑話。」
他忽然壓低聲音,道:「這些珠子都是假的,真的我早賣了。」
烏鴉怔住。
燕十三道:「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客氣, 一定要讓你。」
烏鴉道:「我若沒有跟你來呢?」
燕十三道;「那時我當然會有別的法子,可是現在你既然已來了,
我又何必再想別的法子?」
烏鴉也笑了。
燕十三道:「你笑什麼?」
烏鴉道:「我笑你找錯了人。」 -
他也巫低聲音,道:「我也跟你一樣,今天本來也是準備來殺人的。」
燕十三道;「你也討厭銀票?」
烏鴉道:「討厭得要命。」
燕十三也怔住。 .
烏鴉道;「所以我今天也一定要客氣, 一定要讓你。」
燕十三正在嘆氣,掌櫃的忽然走過來,陪笑道;「兩位都不必客氣,
兩位的賬,樓下已經有人付了。」



是誰付的賬?為什麼要替他們付賬?他們根本連想都沒有想,
問也沒有問,對他們說來,這些都不重要。
能夠白吃白喝,總是件很令人偷快的事。
一個人在很愉快的時候,喝得也總是要比平時多些。可是他們還沒有醉。
就在他們快要開始有點醉的時侯,樓下忽然上來了兩個女人。
兩個很好看的女人,打扮得也很好,正是最能讓男人動心的那種女人。
快喝醉的時侯,總是最容易動心的時候。
燕十三和烏鴉已經動了心,正準備想個法子勾引勾引她們。
誰知道她們根本用不著勾引。她們自己就來了。
「我叫小紅。」
「我叫小翠。」
兩個人笑得甜又媚;「我們是特地來伺候兩位的。」
燕十三看著烏鴉,烏鴉看著燕十三。
死在他們劍下的人,若是看見他們現在的樣子, 一定會覺得自己死得很冤枉。
現在他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名滿天下,殺手無情的劍客。
小紅嫣然道:「兩位是想在這里喝酒,還是想到我們那里去都沒關系。」
小翠道:「反正兩邊的賬都有人替兩位付過了。」
世上雖然有不少好人好事,像這樣的好事倒還不多。
烏鴉道:「這是你的運氣?還是我的?」
燕十三道:「當然是我的。」
烏鴉道:「為什麼?」 .
燕十三道:「據說一個人快要死的時候,總是會轉運的。」



這是第一天。
第二天也一樣,不管他們走到那里,都有人替他們付賬。
是誰付的賬?為什麼?他們還是連問都不問,想也不想。
他們睡得很晚,起身也不早。每天只要他們一走出客棧的門,
外面就有輛馬車在等著,好像生怕他們晚上太累,走不動路。
可是今天他們卻想下車走走。
今天的天氣很好。
烏鴉道 「翠雲峰遠不遠?」
燕十三道 「不太遠。」
烏鴉道 「像這麼樣走,我們希望走遠一點,越遠越好。」
燕十三道 「我們可以慢慢的走。」
前面有片很大的樹林,木葉居然還很蒼翠。
燕十三道 「我們到樹林里喝點酒好不好?」
烏鴉道 「酒呢?」
燕十三道 「你放心,只要我們想喝,自然會有人送酒來的。」



艷陽天。
他們在陽光昭射的道路上走,車馬在後面跟著,另一方的道路上,
卻有輛馬車駛過來,駛入了樹林後才停下。車上走下來三個大人, 一個小孩。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