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五章 獅子開口

人沈默,林木靜寂。
燕十三凝視著她手里的枯枝,彷佛在沈思。
慕容秋荻道:「你為何還不拔劍?」
燕十三道:「我的劍已在手,隨時都可以拔出來,你呢?」
慕容秋荻道:「這就是我的劍。」
燕十三道:「這不是。」
慕容秋荻道:「在我手里,這就是殺人的利器。」
燕十三道:「我知道你能用它殺人,但是它本身卻只不過是段枯枝。」

慕容秋荻道:「只要殺人,枯枝和劍有什麼分別。」
燕十三道:「有。」
慕容秋荻道:「你說。」
燕十三道:「它能殺人,可是它並沒有殺過人,我的劍卻不同。」
他輕撫著他的劍:「這柄劍跟隨我已十九牛,死在這柄劍下的,
已有六十三個人。」
慕容秋荻道;「我知道你殺的人不少。」.
燕十三道:「這本來也只不過是柄很平凡的劍,
可是現在它已飲過六十三個人的血,六十三個無情的殺手,六十三條厲鬼冤魂。」
他仍然在輕撫著他的劍,慢慢的接著道:「似乎現在這柄劍本身已有了生命,
渴望再能嘗到別人的血,渴望別人死在它的劍鋒下。」
慕容秋荻冷笑道;「它告訴過你?」
燕十三道:「它沒有,可是我能感覺得到。」
慕容秋荻道:「感覺到什麼?」
燕十三道;「只要它一出鞘,就一定要殺人,有時甚至連我自己都無法控制。」
他說的並不是虛玄的神話。
你若也有這麼樣一柄劍,若是也殺過六十三個人,你一定也會有這種感覺。
燕十三再次凝視著她手里的枯枝,道:「你手里這段枯枝卻是死的,
絕不會有殺人的渴望,你自己也並不是真的想殺了我。」
他抬起頭,凝視著她的眼楮,道:「因為你根本也不是謝曉峰。」
慕容秋荻的嘴唇已發白。
一片落葉飄下,她默默的站起來,道:「現在這片葉子是不是也死了?」
燕十三道:「是。」
慕容秋荻道:「可是它剛剛還在樹枝上,還是活的。」
樹葉只要還沒有凋落,就還有生命!
慕容秋荻道:「人的生命豈非也跟這片葉子一樣?」
燕十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慕容秋荻道:「你真的明白?」
燕十三道:「你為了生育那孩子, 一定受了不少苦,所以你對他的愛,
絕對此不上你心里的怨恨。」
慕容秋荻並沒有否認。
燕十三道:「所以你對自己的生命已毫無留戀,只要我能破得了這一劍,
你就算死在我劍下,也是心甘情願的。」
他長長嘆息,又道:「可是你錯了。」
慕容秋荻道:「我錯了?」
燕十三道:「因為我就算能破得了你這一劍,也末必能破謝曉峰的劍。」
他盯著她的眼楮:「因為你用的並不是殺人的劍,你也不是謝曉峰。」
慕容秋荻的手忽然垂下,殺氣忽然消失,眼淚已流下面頰。
燕十三道;「可是我答應你,只要我有機會,我一定殺了他!」
慕容秋荻精神又一振,道;「你自覺有幾成把握?」
燕十三苦笑道;「本來連一成都沒有!」
慕容秋荻道:「現在呢?」
燕十三道:「現在至少已有了四五成。」 ,
慕容秋荻道;「你已想出了破法?」
燕十三忽然也折下段枯枝,道;「你看著。」
他的動作簡單而笨拙,可是慕容秋荻眼楮里卻發出了光。
她知道他已找到了。三少爺的劍法若是一把鎖,他已找到開鎖的鑰匙。
一劍刺出,有風吹過。
燕十三手里的枯枝忽然變成了粉末,瞬間就被吹得無形無蹤。
他手里拿著的若是一把劍,這一劍刺出,是什磨樣的力量!
慕容秋荻輕輕吐出口氣,慢慢的坐了下來,道:「你去吧。」



燕十三走出樹林時,小討厭遠在外面逛。
,只有小討厭一個人,左手拿著根雞腿,嘴里還啃著個梨。
附近根本沒有賣水果鹵菜的攤子,一這些東西也不知他是從那里變出來的。
燕十三一看見這孩子就很喜歡,想到他的身世,更覺得同情。
幸好這孩子現在就好像已經很會照頑自己。小討厭正瞪著雙大眼楮在看他。
燕十三走過去拍了拍他的頭,道;「快回去吧,你姊姊在等你。」
小討厭道:「她等我干什麼?」
燕十三道:「因為……因為她關心你。」
小討厭道:「她關心我干什麼?」
燕十三道:「難道你認為從來都沒有人關心過你?」
小討厭道;「從來也沒有,連半個人郁沒有,
我是個小討厭,討厭我的人倒不少。」
他又啃了口雞眯,道:「可是我一點都不在乎。」
燕十三看著他甜甜的小臉,心里忽然覺得有點酸酸的。
附近連個人影都沒有,他又忍不住問:「我那朋友呢?」
小討厭道:「你那個朋友?」
燕十三道:「烏鴉!」
小討厭道:「這樹林里沒有烏鴉,只有麻雀。」
燕十三道;「我是說剛才跟我在一起的,那個呻烏鴉的人!」
小討厭眨了眨眼,道:「你有沒有付我保管費,請我保管他?」
燕十三道:「沒有!」
小討厭道:「既然沒有,你憑什麼問我!」
燕十三道:「因為……因為我想你一定知道他到那里去了。 」
小討厭道:「我當然知道,可是我憑什麼一定要告訴你?」
燕十三只有苦笑。
這孩子問的話,竟常常讓他回答不出來。
小討厭又啃了口梨,忽然道:「可是我也並不是一定不能告訴你。」
燕十三道:「要怎麼樣你才肯告訴我。」
小討厭道;「你要問我的話,多多少少總得付我一點問話費。」
燕十三已經在摸口袋,摸了半天,什麼東西都沒有摸出來。
小討厭道:「看你穿得還蠻像樣的,難道只不過是個空殼子。」
燕十三苦笑道:「因為從來也沒有人要收過我的問話費。」
小討厭嘆了口氣,道︰「木頭里既然榨不出油來,我也只好認倒楣了,
你就寫張欠條來吧。」
燕十三道:「欠條?」
小討厭道:「你要問話,就得付問話費,現在你沒錢,以後總會有的。」
燕十三道;「這里又沒有紙筆,欠條怎麼寫?」
小討厭道:「你的劍削塊樹皮,再用你的劍把字寫在樹皮上。」
燕十三苦笑:「你倒想得真周到。」
他只有寫!
「寫多少?」
小討厭道:「 一個字也是寫,十個字也是寫,既然是欠賬,就得多寫點。」
他眼珠子轉了轉,道:「你就馬馬虎虎給我寫個一萬兩吧。」
燕十三看著他,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
一個七歲的孩子, 一開口就是一萬兩,這孩子長大了怎麼得了。
小討厭道:「我知道你現在心里一定在想,現在我就這麼會敲竹扛,
長大了怎麼得了?」
燕十三道:「你怎麼知道我心里在想?」
小討厭道;「因為這些話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問過我了。」
燕十三道;「你怎麼說?」
小討厭道;「現在我就會敲竹扛,長大了當然就是大富翁,
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你都不憧!」
燕十三笑了,真的笑了,這孩子真的會照顧自己。
一個沒有人照顧的孩子,若是連自己都不會照顧自己,那才真的不得了。
所以燕十三寫的欠條不是一萬兩,是五萬兩。
小討厭也笑了,道:「要一萬,給五萬,看來你的人雖窮,出手倒不小。」
燕十三道;「出手小的人,怎麼會窮?」
小討厭道:「有理。」
燕十三道:「有理的話,你就應該記在心里,你若不想窮,
出手就不能太大方,更不能亂花錢。」
小討厭道:「有了錢不花干什麼?那跟沒有錢又有什麼分別?」
燕十三又笑了。他真的很喜歡這孩子,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一點——
他也很想去殺這孩子的父親。
真的很想。



一這就是江湖人。
江湖人的想法,常常會讓人莫名其妙的!




五萬兩的欠條,一定可以收得到錢的欠條,小討厭卻隨隨便便的就往衣襟里一塞,
就好像把它當做廢紙。
燕十三道︰「我現在雖然沒錢,可是我隨時都會有錢的。」
小討厭道︰「我看得出,否則我怎麼會收你的欠條。」
燕十三道︰「你隨時看見我,都可以向我收錢。」
小討厭道︰「我知道。」
燕十三道︰「所以你就該把這張字條好好收起來,免得掉了。」
小討厭道︰「掉了就算你走運,我倒楣。那也沒甚麼了不起。」
他又眨了眨眼,道︰「就好像你若很快就死了,我也只好自認倒楣,
像你這種人,本來隨時都會死的。」
燕十三大笑。
他是真的在笑,可是他心里究竟是甚麼滋味?又有誰知道?
人在江湖,豈非本就像是風中的落葉,水中的浮萍?
等他笑完,小討厭才說︰ 「你那個朋友到前面那山坡後去了!」
燕十三道︰ 「去干甚麼?」
小討厭道︰ 「好像是去拚命!」
燕十三道︰ 「拚命十去跟誰拚命?」
小討厭道︰ 「好像是個叫甚麼冰的小子。」
是曹冰?
難道他一直都在跟著他們,難道這一路上的賬都是他付的?
那麼他現在為甚座要找烏鴉拚命?
燕十三並沒有為烏鴉擔心,他知道曹冰絕不是烏鴉對手的。
可是他錯了。



山坡後的草包已衰,血色卻還是鮮紅的。
是烏鴉的血。烏鴉已倒了下去,倒在山坡上,
鮮血染紅了秋草,也染紅了他的衣襟。
血是從他咽喉下的鎖骨間流出來的,距離他咽喉只有三寸。
就因為差了這三寸,所以他還活著。
刺傷他的人是誰?
燕十三沖過去:「是曹冰?」
烏鴉點頭。燕十三吃鷲的看著他,道:「是不是你故意讓他的?」
烏鴉搖頭。
燕十三更吃鶿。這明明是真的事,他還是無法相信!
烏鴉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信,連我自己都不信,我看過那小子出手。」
燕十三道:「可是你……」
烏鴉道;「我本來有把握可以在三招內讓他倒下去的。絕對有把握。」
燕十三道:「可是現在倒下去的卻是你!」
烏鴉道:「那只因為我錯了!」
燕十三道:「那點錯了?」
烏鴉道:「我看過他出手,他劍法中的變化我也已摸清,
點蒼派的劍法絕對傷不了我的毫發。」
燕十三道:「他用的不是點蒼劍法?」
烏鴉道:「絕不是。」
燕十三道:「他用的是甚麼劍法?」
烏鴉道:「不知道。」
燕十三道:「連你都看不出?」
烏鴉道:「那一招的變化,我非但看不出,連想都想不到。」
燕十三道:「那一招?他只出手一招,你就傷在他的劍下?」
烏鴉冷冷道:「如果是你,你也一樣接不住那一招的。」
他忽又長長嘆息,道;「到現在我還想不出有誰能接得住那一招?」
燕十三沒有再開口。可是他的人已有了動作。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