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十五章 人事無常

鐵頭的尸體已被收走,他最後拿的那副「至尊寶」卻還留在桌上。
竹葉青就坐在桌子邊,用手輕撫著這副牌,微笑著道:
「據說一個人能拿到這副牌的機會只有萬分之一,那意思就是說,
就算你賭了五十年牌九,每天都在賭,能拿到這副牌的機會,
最多也不會超過三十次!」
他並不是自言自語,他知道阿吉已走出來,正在靜靜的看著他。
他微笑回頭,又道:「所以無論誰能拿到這副牌,運氣都一定很不錯!」
阿吉道;「昨天晚上拿到這副牌的人,運氣並不好。」
竹葉青嘆了口氣,道;「這也正是我想說的,人事無常,
又有誰能一直保持住自己的好運氣?」
他抬起頭,凝視著阿吉,緩緩道︰「所以一個人若是有了機會時,
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不可放棄!」
阿吉道 「你還想說什麼?」
竹葉青道 「現在閣下的機會已來了!」
阿吉道 「什麼機會?」
竹葉青道 「世人操勞奔走一生,所尋求的是什麼十也只不過是名利二字而已。」
他微笑又道 「現在閣下已經有了這種機會,實在可賀可喜?」
阿吉盯著他,就好像釘子釘在牆里一樣,忽然問︰ 「你就是竹葉青?」
竹葉青仍在微笑,道 「我姓葉,叫葉青竹,可是別人都喜歡叫我竹葉青?」
他仍在微笑,笑得有點奇怪。
阿吉道 「是不是大老板叫你來的?」
竹葉青承認。
阿吉道 「那麼我也想告訴你一件事!」
竹葉青道 「什麼事?」
阿吉道 「 一個人掙扎奮斗一生,有時侯並不是為了名利兩個字。」
竹葉青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阿吉道;「還有兩個字,理想!」
竹葉青道;「理想?」
他真的不太懂得這兩個字的意思:「你想要的是什麼?」
阿吉道:「我想要每個人都自由自在的過他自己願意過的日子!」
他知道這句話的意思竹葉青更不會懂,所以又解釋:「雖然有些人出賣自己,
可是也有些人願意挨窮受苦,因為他們覺得心安,受點苦也沒有關系!」
竹葉青道:「真有這種人?」
阿吉道;「我有很多朋友都是這種人,還有許許多多別的人也一樣,
只可惜你們卻偏偏不肯讓他們過自己的生活,所以……」
竹葉青道:「所以怎麼樣?」
阿吉道:「所以你們要我走,只有一個條件!」
竹葉青道:「什麼條件?」
阿吉道:「只要你們放過這些人,我就放過你們,
只要大老板自己親口答應我,絕不再勉強任何人做任何事,我馬上就走!」
竹葉青道:「你一定要大老板當面告訴你?」
阿吉道;「一定。」
竹葉青道:「十萬兩能不能改變你的意思?」
阿吉道:「不能!」
竹葉青在孝忠,緩緩道:「你真的願意見大老板?」
阿吉道:「今天我就願意見他!」
竹葉青道;「在什麼地方見?」 ,
阿吉道:「隨便他!」
竹葉青道:「韓大奶奶那里行不行?」
阿吉道:「行。」
竹葉青道:「吃晚飯的時候好不好?」
阿吉道:「好。」
竹葉青立刻站起來準備走了,忽又帶著笑道:「我還沒有請教貴姓大名?」
阿吉道:「我叫阿吉,沒有用的阿吉。」



看著竹葉青走出去,阿吉又看著那副「至尊寶」沈思了很久,
他在想竹葉青剛才說的話。
——機會來到時, 一定要好好把握住,絕不可放棄。
他沒有再想下去,因為他忽然想到件很可怕的事,
等他沖回里面那間屋子,金蘭花果然已不見了。
大老板坐在他那寬大舒服的交椅上,看著站在他面前的竹葉青,
心里忽然覺得有點歉意。
這個人已為他工作六年,工作得比任何人都辛苦,享受的卻比任何人都少。
現在他非但通宵末眠,而且水米末進,卻還是看不出一點怨懟之色,
能夠為大老板做事,就已經是他最大的光榮和安慰。
——像這樣忠心勤勞的人,現在已越來越少了。
大老板從心里嘆口氣,才問道:「你已見過了阿吉?」
竹葉青點點頭,道:「那個人的確像是把出了鞘的刀,而且是把快刀。」
大老板道:「你把他買了下來?」
竹葉青道:「現在還沒有。」
大老板道;「是不是因為他要的價錢太高?」
竹葉青道:「我帶了十萬兩銀票去,
可是我一見到他,就知道再多十倍也沒有用。」
大老板道:「為什麼?」
竹葉青道:「我去的時候,桌上還堆滿了銀子,
他非但沒有踫過,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他又補充:「他本來已窮得連飯都沒有得吃的,
卻還是沒有把那麼多銀子看在眼里,由此可見,也要的絕不是這些。」
大老板道:「他要的是什麼?」
竹葉青道:「他只有一個條件,他要我們讓每個人都過自己願意過的日子。」
大老板道:「這是什麼意思?」
竹葉青道:「這意思就是說,他要我們放手,把現在我們做的生意全停下來!」
大老板沈下了瞼。
竹葉青道:「他還要踉大老板見一次面,親口答應也這條件!」
大老板道:「你怎麼說?」
竹葉青道:「我已替大老板跟他約好,今天晚上,在韓大奶奶的地方踉他見面!」
大老板眼中現出怒色,冷冷道:「你什麼時候變得可以替我作主的?」
竹葉青垂下頭,道:「沒有人敢替大老板作主!」
大老板道:「你呢?」
竹葉青道:「我只不過替大老板做了個圈套,讓他自己把脖子套進去!」
大老板改變了一下坐的姿勢,臉上的神色已和緩了許多。
竹葉青道:「我跟他在外面談判時,忽然發現了件怪事。」
大老板道:「什麼事?」
竹葉青道:「我發現鐵頭的三姨太一直在里面的門縫里偷看,
而且一直都在看著他,顯得又緊張,又關切。」
大老板的手握緊,道;「那個女人是鐵頭從那里弄來的?.」
竹葉青道:「那女人叫金蘭花,本來是淮揚一帶的名妓,
江湖中有不少名人,都做過她的入幕之賓。」
大老板眼楮里發出光,道:「你認為她以前一定認得那個沒有用的阿吉?」
竹葉青道:「不但認得,而且一定是老相好!」
大老板道:「所以她一定知道阿吉的來歷?」
竹葉青道:「 一定!」
大老板盯著也,道:「現在她當然已經不在阿吉那里了?」
竹葉青道;「已經不在了!」
大老板滿意的吐出口氣,道:「她在那里?」
竹葉青道:「就在外面,和苗子兄妹在一起。」
大老板眼楮更亮,道:「你怎麼找到他們的?」
竹葉青道:「我找遍了城里可能容他們藏身的地方,都沒有找到。」
大老板目光閃動,道:「所以你就從最不可能的地方去找。」
竹葉青目中露出尊敬佩服之色,道;「我能想得到的,
當然早已在大老板計算之中。」
大老板道:「你在那里找到了他們?」
竹葉青道;「我派去望風的兩個人中,有一個叫大牛,雖然很機靈,膽子卻很小,
而且是個很顧家的男人,賺的錢一大半都要拿回家的!」
大老板道:「所以你就想,阿吉很可能就用這一點要脅大牛,
要他把苗子兄妹藏到他家里去!」
竹葉青道:「我只想到像那麼樣兩個大活人,總不會平生一下子失蹤!」
大老板微笑,道:「這一手阿吉的確做得很聰明,
只可惜他想不到我這里還有一個此他更聰明的人!」
竹葉青態度更恭謹,垂首道:
「那也只不過因為我從來不敢忘記大老板平日的教訓!」
大老板笑得更愉快,道:「現在我們只要先從金蘭花嘴里問出他的來歷,
再用苗子兄妹作釣魚的餌,還怕他不乖乖把脖子伸進來!」
竹葉青道:「我只怕金蘭花不肯說實話。」
大老板道;「她是不是個婊子?」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