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十章 不祥預兆

竹葉青道︰「因為像你這樣的女人,我是死也舍不得送給別人的。」
紫鈴笑了,用春蔥般的指尖,輕戳他的鼻子︰「不管怎 樣,灌米場的本事,
你總可以算天下第一。」
竹葉青道︰「別的本事難道我就比別人差了!」
紫鈴媚笑道︰「你若不比別人強,我怎 會死心塌地的踉著你?」
她的笑聲如鈴︰「我笑那個老烏龜,居然叫我到你這裡來做奸細,
他若知道我們的事,不氣得跳樓纔怪!」
竹葉青也笑了︰「那也隻因為你實在太會做戲,居然能讓他以為你最討厭我,
居然能讓他做了活王八還在自鳴得意。」
紫鈴的指尖已落在他胸膛上,輕輕的劃著圈子︰
「可是我也弄不懂你究竟在搞什 ?」
竹葉青道︰「我搞了什 鬼?」
紫鈴道;「你是不是又替那老烏龜約了一批幫手來!」
竹葉青道;「嗯!」
紫鈴道︰「你約的是些什 人?」
竹葉青道︰「你有沒有聽說『黑殺』兩個字?」
紫鈴搖搖頭,反問道︰「黑殺是一個人?」
竹葉青道︰「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
紫鈴道;「他們為什 要替自己取這 不吉祥的名字?」
竹葉青道︰「因為他們本來就像是瘟疫一樣,
無論誰遇著他們,都很難保住性命!」
紫鈴道︰「他們是些什 樣的人!」
竹葉青道︰「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的出身下五門,
也有些是從武當.少林這些名門正派中被逐出的弟子,
甚至有些是從東海扶桑島上,流落到中土來的浪人!」
紫鈴道;「難道他們每個人都有一身好功夫!」
竹葉青點點頭,道︰「可是他們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他們的武功!」
紫鈴道︰「是什 ?」
竹葉青道︰「是他們既不要臉,也不要命!」
紫鈴嘆了口氣,也不能不承認︰「這種人的確很難對付!」
竹葉青道︰「所以你纔奇怪,我為什 要他們來幫那老烏龜對付阿吉?」
紫鈴道︰「嗯!」
竹葉青微笑道︰「你為什 不想想,現在連鐵虎都已死了,若沒有這些人來保護他,
他怎敢去見阿吉?阿吉若連他的面都見不到,怎 能要他死?」
紫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卻又忍不住問︰「有了這些人來保護他,他還會死?」
竹葉青道;「隻有死得更快些!」
紫鈴道;「難道連這些人都不是阿吉的對手?」
竹葉青道;「絕不是。」
紫鈴道︰「所以這次他已死定了!」
竹葉青道︰「大概是的。」
紫鈴跳起來,壓在他身上,忽又皺起眉,道︰「可是你還忘了一點。」
竹葉青道;「哦!」
紫鈴道︰「大老板死了後,阿吉要對付的人就是你了!」
竹葉青道︰「很可能!」
紫鈴道︰「到了那時侯,你準備怎 辦?」
竹葉青微笑不語。
紫鈴道︰「難道你已經有了對付他的法子?」
竹葉青並不否認。
紫鈴道︰「你有把握?」
竹葉青道︰「我幾時做過沒有把握的事?」
紫鈴松了口氣,用眼角瞟著他︰
「等到這件事一過去,你當然就是大老板了,我呢?」
竹葉青笑道︰「你當然就是老板娘!」
紫鈴笑了,整個人壓下去,輕輕咬住了他的耳朵︰
「你最好記住,老板娘隻有一個,否則 」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竹葉青忽然掩住了她的嘴,壓住聲音問︰「誰?」
窗外人影一閃, 一個沙啞冷酷的聲音回答︰「是我崔老三。」
竹葉青吐出口氣;「請進來!」
窗外人影子一閃,窗戶「格」的一聲,燈光也一閃,已有個人到他們面前,
燈光恰巧照著他鐵青的臉,和殘酷的嘴。
他的一隻眼睛,卻藏在鬥笠下的陰影裡,盯著紫鈴赤裸的肩。
紫鈴大半個人雖已縮進被裡,可是無論誰看見她露出被外的一部分,
都可以想像到她整個人都一定是完全赤裸的,
也可以想像到她整個胴體都一定和她的肩同樣光滑柔軟。
她當然也知道男人們在看著她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
可是她並沒有把露在被外的那部分縮進去,她喜歡男人看她。
崔老三將頭上的鬥笠又壓低了些,冷冷的問︰「這個女人是誰?」
竹葉青道︰「她是我們自己人,沒關繫!」
紫鈴的嘴揚了揚,忽然也問道︰
「這個崔老三,就是那個『雲中金剛』崔老三?」
竹葉青微笑點頭,道;「我們多年前在遼北道上就已認得。」
紫鈴道︰「所以你早就知道鐵虎不是他。」
一提起鐵虎,崔老三的雙拳立刻握緊。
竹葉青笑道︰「現在不管鐵虎是誰,都沒關繫了,我已經替你殺了他。」
崔老三道︰「他的尸體還在不在?」
竹葉青道;「就在外面,你隨時都可以帶走!」
崔老三「哼」了一聲,人死了之後,連尸體他都不肯放過,
可見他們之間的怨毒之深。
竹葉青又問︰「我要的人呢?」
崔老三道︰「我說過負責帶他們來,他們就一定會來。」
竹葉青道︰「九個人都來!」
崔老三道︰「 一個都不會少!」
竹葉青道︰「在那裡見面?」
崔老三道︰「他們也喜歡女人,他們都聽說過這裡有個韓大奶奶。」
竹葉青微笑,道;「現在韓大奶奶雖已不在了,我還是保證可以讓他們滿意。」
崔老三的眼睛刀一般在鬥笠下盯著他,冷冷道︰
「你應該讓他們滿意,因為這已是他們最後一次。」
竹葉青娥眉道︰「怎 會是最後一次!」
崔老三冷笑道︰「你自己應該知道,他們這次來,
並不是來殺人,而是來送死的!」
竹葉青道︰「送死?」
崔老三道︰「那個阿吉既然能殺鐵虎,就一定也可以殺他們!」
竹葉青又笑了︰「看來我好像什 事都瞞不過你。」
崔老三冷冷道︰「我能夠活到現在,並不是全靠運氣。」
竹葉青道︰「所以你一定還能活下去。」
崔老三道︰「哼!」
竹葉青道︰「而且我保證你一定會活得此以前逍遙自在。」
崔老三道;「哦?」
竹葉青道︰「所以別人就真不幸死了,你也不必要傷心。」
崔老三又盯著他看了很久,纔徐徐道︰「我雖然也入了黑教,
那些人卻不是我的朋友!」
竹葉青道︰「他們還不配做你的朋友。」
崔老三道︰「我根本就沒有朋友,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因為我從不相信任何人。」
竹葉青立刻明白︰「所以我說的話,你也不太相信!」
崔老三冷笑。
竹葉青道︰「但是我可以給你保證!」
崔老三道;「什 保證?」
竹葉青道︰「你要什 都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親筆寫一張字據,說明你要我做了些什麼?」
竹葉青想也不想,立刻道︰「行!」
崔老三道︰「我要你在明天中午之前,
把十萬兩現銀存入『利源』銀號我的帳戶裡去!」

竹葉青道︰「行!」
崔老三目光又忽落在紫鈴赤裸的肩頭上︰「我還要這個女人。」
竹葉青又笑了︰「這一點更容易,你現在就可以把她帶走!」
也忽然掀起了紫鈴身上的被,冷風從窗外吹進來,她身子又開始像蛇一般顫抖。
崔老三忽然覺得喉頭湧起一陣熱意,
這女人身上的其他部分,遠比他想像中更美好。
她的身子顫抖時,雙腿已夾緊。他的咽喉彷佛也已被夾緊。
就在這時,掀起的棉被下忽然有劍光一閃,
一柄劍閃電般飛出,刺入了他的咽喉。
他的雙眼立刻凸出,皚著竹葉青。
竹葉青面不改色,佚淡道;「你一定想不到我還會用劍!」
崔老三喉嚨裡「格格」的響 ,卻已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能活到現在並不容易,死得卻容易極了。



劍尖還帶著血。
紫鈴忽又嘆了口氣,道;「非但他想不到,連我都想不到!」
竹葉青道︰「想不到我會用劍!」
紫鈴道︰「你非但會用劍,而且還一定是個高手!」
竹葉青冷冷道︰「現在你總該已明白了,
我不但是高手,而且還是高手中的高手!」
紫鈴目中忽然露出恐懼之色,忽然撲過抹抱住他,用赤裸的胴體緊貼他
說道︰「可是你一定知道我絕不會洩漏你的嵇密,
就好像我早就知道你絕不會把我送給別人一樣!」
竹葉青瀋默了很久,終於伸手摟住了她的腰,柔聲道;「我知道!」
紫鈴吐出口氣,道;「隻要你信任我,什 事我都替你做!」
竹葉青道︰「現在我就有樣事要你做!」
紫鈴道︰「什 事!」
竹葉青道︰「去替韓大奶奶招呼黑殺的兄弟,想法子要他們一切滿意,
他們纔會為大老板拚命,拚命去殺阿吉,阿吉就絕不會放過他們了!」
他忽又笑了笑;「隻不過這都是明天下午的事,現在我們當然還有別的事要做。」



如果你真正征服了一個女人,她的確是什 事都肯為你做的。



紫鈴醒來時,隻覺得全身無力,腰肢酸疼,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
等她張開眼睛,纔發現枕畔的竹葉青已不見了,地上的血泊和尸身也不見了。
她又縮在被裡耽了很久,彷佛還在回味著昨夜的瘋狂和剌激。
可是等到她能確定竹葉青不在屋裡時,她就很快的跳了起來,隻披上件長衫,
就赤著足奔出。
她推開門就怔住。
一個白發蒼蒼的駝背老人,正在門外看著她,
一張滿布刀疤的臉上,帶著種陰森而詭秘的笑聲。
紫鈴失聲道︰「你是什麼人?﹒」
駝背老人的 一音遠比崔老三還沙啞冷酷︰「我是來報訊的!」
紫鈴長長吸一口氣!
「是什 事?」
駝背老人道︰「黑殺的兄弟日提早到了,正在韓大奶奶那裡等著姑娘去!」
紫鈴道︰「 是不是要陪我去!」
駝背老人笑得更可怕,道︰「葉先生再三吩咐,隻要我離開姑娘一步,
我這兩條腿就要被砍掉喂狗。」



不是楊柳府,沒有曉風殘月。
阿吉也沒有醉。



昨夜他幾乎已醉了,卻沒有醉。他走過許多賣酒的地方,
他有許多次想停下來買醉,可是他忍住。
一直忍耐到午夜,他已將忍不住時,他就去找娃娃和苗子,
他相信這時候去找他們一定已經很安全。
因為大牛雖然不是個很正常的人,他的家庭卻是個很正常的家庭。
正當而平凡。
像這樣的家庭,在午夜時,都已應該睡了,都不應該再有訪客。
那 他就可以悄悄的溜進去,去握一握苗子的手,看一看娃娃的眼睛,
縱然驚醒了大牛的妻子,他也可以說一聲道歉再溜走,
他見過大牛的妻子,那也是個平凡而拙樸的婦人,
隻要自己的丈夫和兒女過得好,她就已滿一意。
她們的家,就是她憑著這種愛心節省,和一雙會做針線的手買下來的。
那是憧很簡陋的平房子,三間房, 一個廳,丫頭住最小的一間,
她和 兒陪丈夫住最大的一間,剩下的一間讓她的長子和女兒同住。
她的長子纔十一歲。阿吉到他們家去過一次,送娃娃和苗子去的,
看了他們的塚庭,阿吉心裡不但有很多感觸,也很奇怪
––為什 一個人有了這 樣的一個家之後,還會去做那種事。
「我為了養家!」
大牛解釋︰「為了要活下去,讓大家活下去,我什 事都做!」
他說的也許是真話,也許不是,阿吉聽了心裡都覺得有點酸酸的。
經過了這一段艱辛的日子後,
他纔發覺一個人要活下去確實不像他以前想像中那 容易,
確實要被迫做某些自己並不想做的事!
雖然他隻去過一次,這個家庭卻已讓他留下很深刻的印像,
所以這次他再去的時候,還特地買了些糖果給他們的子女。
可是現在糖果卻已掉落在地上!
因為大牛夫妻都不在,他們的子女也不在,甚至連丫頭都不在。
事實上,這幢屋子裡,
隻有苗子一個人痴痴的坐在客廳裡,面對著一張擺滿酒菜的桌子。兩眼發直。



客廳裡布置得也很簡陋,神龕裡供著的是兩位無論什 地方都沒有相同之處的神祗
––觀世音菩薩和關夫子。
神龕就在這張桌子前面的牆上。
一張很破舊簡陋的桌子,現在卻擺著很豐富奢侈的酒菜,
絕不是他們這種人家所能負擔的酒菜 。
二十年陳的竹葉青,再加上從洋澄湖快馬運來的大閘蟹和紅燒魚翅。
苗子正對著這一桌酒菜發怔, 一雙眼睛裡空空洞洞的,完全沒有表情。
阿吉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他已從這雙空洞的眼睛裡,看出了某種不祥的預兆和災禍。
苗子隻抬頭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坐。」
他對面有個空位,阿吉就坐了下去。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