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十一章 恐怖黑殺

苗子忽又舉杯,道;「喝!」
座前有杯,杯中有酒,阿吉卻沒有喝。
苗子板著臉,道︰「這桌是特地為你準備的,酒也是特地為你準備的!」
珂古道︰「所以我一定要喝?」
苗子道︰「 一定。」
阿吉遲疑著,終於舉杯, 一飲而盡︰「這是竹葉青。」
苗子道︰「竹葉青是好酒?」
阿古道︰「雖然是好酒,卻不是好人!」

苗子的臉立刻抽緊,耳上的銅環也開始在不停的抖。
阿古道︰「你已見到過竹葉青這個人?」
苗子咬緊牙,忽然撚起個大閘蟹,拋到他面前,道︰「喫。」
剛蒸透的大閘蟹,滿滿一殼蟹黃,幾乎還是滾燙的。
這桌酒菜顯然剛擺上來還不久。
難道竹葉青早已算準了阿吉要來,所以就擺好了這桌酒菜在等他,
阿吉忍不住問;「現在他的人在那裡?」
苗子道︰「誰?」
阿古道︰「竹葉青!」
苗子拿起了滿滿的一壺酒,道︰「這就是竹葉青,竹葉青就在這裡!」
他的手也在抖,抖得幾乎連酒壺都拿不穩。
阿吉接下酒壺,纔發現自己的手竟比這錫壺還冷。
他已發現自己的判斷錯誤,因為他低估了竹葉青。
一這錯誤雖然末必能令他致命,卻已一定害了別人。
又滿滿的喝了一杯酒下去,他纔有勇氣問;「娃娃呢?」
苗子雙拳雖握緊,還在抖得很可怕,忽然大聲道;「你還想不想見她?」
阿古道︰「想。」
苗子道︰「挪 你就最後聽我的,多喫、多喝、少問。」
阿吉果然連一句話都不再問。
苗子叫他喫,他就猛喫,苗子叫他喝,他就猛喝,芳香甘美的竹葉青喝到他嘴裡,
竟似已變得又酸又苦。
可是無論多酸多苦的酒,都要喝下去,就算是毒酒,他也要喝下去。
苗子看著他, 一雙空空洞洞的眼睛裡,忽然有了淚光。
阿吉卻不忍看也,也不敢看他。
苗子自己也連乾了幾杯,忽然又道︰「後面屋裡有床。 」
珂古道;「我知道。」
苗子道;「喫飽了,喝足了,纔睡得好!」
阿古道︰「我知道T﹒」
苗子道︰「睡得好纔有精神力氣,纔能去殺人。」
阿古道︰「殺大老板?」
苗子點點頭,道︰「殺了大老板,纔能見得到娃娃。」
這句話說完,他眼中的淚已畿乎忍不住要流下。
阿吉的瞳孔在收縮,他把這句話又重復一遍︰「殺了大老板,纔能見到娃娃。」
說完了這句話,他立刻又開始猛喫猛喝,
苗子喝得也絕不比他慢,喫得也絕不比他少。
兩個人一言不發, 一矮酒, 一桌菜 ,很央就被一掃而空。
阿古道 「現在我已該去睡了!」
苗子道 「你去。」
阿吉慢慢的站起來,走入後房,走到門口,又忍不住回頭去看一眼,
纔發現苗子已淚流滿面。



大老板在燈下展開竹葉青交給他的紙卷,上面有九個人的名字。
白木。武當弟子,被逐出門牆後仍著道裝,佩劍,
身長六尺八寸, 黃體瘦,眉角有痣。
土和尚。出身少林,頭陀打扮,身長八尺,擅伏虎羅漢神拳,天生神力。
黑鬼。關西浪子,使刀,好殺人,身長六尺,終年著黑衣。為緬刀,可作腰帶。
佐佐木。東滿島,九洲國浪人,所使東洋刀長六尺,殘酷好殺。
江島。佐佐木之弟,擅輕功暗器,本是扶桑忍者「伊賀」傳人。
丁二郎。本為關中豪門,敗盡家財,流浪江湖,好酒色,使劍。
青蛇。機智善變,身長六尺三寸。
老柴。年紀最長,絡腮胡子,好酒常醉,早年即為刺客,殺人無算,
近年來卻常因貪杯誤事。
斧頭。九尺大漢,使大斧,粗魯健壯,性如烈火。
看完這九個人的名字,大老板纔輕輕嘆了口氣,撞頭;「你看怎 樣?﹒」
他問的是垂手肅立在他對面的一個人,這人年紀很輕,可是滿面精悍之色。
平時很少有人在大老板身邊看到他,
當然也不會知道他在大老板心目中的地位日漸重要,所以人都叫他「小弟」,
他自己似乎也忘記了本來的名字。
他一向很少說話,隻有在大老板問他的時侯纔開口︰
「看來這九個人都是殺人的好手。」
大老板問道︰「他們殺的人都不少?」
小弟道;「是。」
大老板又問︰「你看他們能不能對付那個沒有用的阿吉?」
小弟遲疑著,道︰「他們有九個人,阿吉隻有一雙手,
他們殺的人也一定比阿吉多!」
大老板微笑,將紙卷交給他:「明天一早就叫人分頭去接他們,
隻要他們的人一到,就送到韓大奶奶那裡去。」
小弟道︰「是。」
大老板道︰「他們一定是分批來的,這 樣九個人聚在一起,太引人注意。」
小柔道︰「是。」
大老板道;「要殺人,就不能引人注意。」
小甬道︰「是。」
大老周微笑著,將剛纔說的話又重復一次,
「你一定要記住,要殺人,不能引人注意!」



凌晨。
早市已開,正是茶館最熱鬧的時候,
茶館裡也正是大老板的小兄弟們最活躍的地方。
那其中有些人甚至連大老板的面都末見過,可是每個人都肯為大老板賣命。
大老板能夠在這裡站得住腳,就因為有這些亡命的小伙子做他的基層部屬。
當他們聽到有人問起大老板的時候,就全都跳了起來。



問起大老板的這個人看來就像是一杆槍,腰上佩著的卻是一柄劍。
他很高,很瘦,穿著緊身的黑色衣服,行動矯健而剽悍。
他是騎快馬來的,踉他一起來的還有另外兩個人,
看他們臉上的風塵之色,無疑趕過遠路。
快馬一停,他的人就箭一般竄入,兀鷹般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掃,
立刻問;「這裡有誰是大老板的兄弟?」
當然有。
一聽見這句話,茶館裡至少有十來個人跳了起來。
黑衣人道;「你們都是?」
一這附近一帶兄弟們的老大叫「長三」 ,立刻反問道;「你找大老板干什麼?」
黑衣人道︰「我有點東西要賣結他著!」
長三道︰「什麼東西?」
黑衣人道︰「我們這三條命。」
長三道︰「你們準備賈多少?」
黑衣人道︰「十萬兩。」
長三笑了,道︰「三條命十萬兩並不貴。」
黑衣人道︰「本來就不貴。」
長三沉下胰,道︰「但我卻看不出你們憑什 能值十萬兩。」
黑衣人道︰「就憑這柄劍!﹒」
「劍」字出口,劍已出鞘,隻聽「刷」的一聲,劍風破空,
接著又是「叮」的一響,桌上已有三隻茶杯被劍鋒貫穿。
長劍挑起了茶杯,茶杯居然沒有碎,這一劍的力量和速度,
就是不會用劍的人也該看得出來。
長三的臉色變了。
黑衣人道︰「怎麼樣?」
長三道︰「好,好快的劍。」
黑衣人道︰「比起那個阿吉來怎樣?」
長三道︰「阿吉?」
黑衣人道︰「聽說這裡出了個叫阿吉的人, 時常要跟大老板過不去。」
長三道︰「你們就是來替大老板辦這件事的?」
黑衣人道︰「好貨總得賣給識貨的。」
長三松了口氣,陪笑道︰「我保證大老板是個識貨的人。」
隻聽一個人冷冷道︰「隻可惜這三位仁兄卻不是好貨。」


長三怔住。
一這句話並不是他的兄弟們說出來的,說話的人就在黑衣人身後。
剛纔也身後明明隻有兩個踉他一起來的伙伴,現在忽然已變成了三個。
誰也沒看清楚多出來的這個人是幾時來的?是從那裡來的?
一這個人也穿著身黑衣服,身材卻比這黑衣人瘦小些,
站在他兩個高大健壯的伙伴之間,就好像隨時郡可能被擠扁。
可是他兩個高大的伙伴,卻偏偏連動也沒有動。
他們本來並不是那種受了別人侮辱卻不敢出頭的人。
他們都已踉隨這黑衣人多年,也曾出生入死,身經百戰。
黑衣人聽見背後的人聲,還沒有回頭,人巳竄出,厲聲道︰「拿下來。」
他的兩個伙伴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隻不過臉色變了,
變得很奇怪,黑衣人回過頭,臉色也變了。
他的兩個伙伴不但臉上的顏色變了,連五官的部位都已變了,
變得丑惡而扭曲,然後鮮血就從他們的耳朵.眼睛.鼻子,和嘴裡同時流了出來己
站在他們中間的這個瘦小的黑衣人,臉上卻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他的臉很小,眼睛也很小,眼睛裡卻帶著種毒蛇般惡毒的笑意。
毒蛇不會笑,可是如果毒蛇會笑, 一定就是他這樣子。
看見他這雙眼睛,黑衣人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冷戰,
厲聲問︰「是你殺了他們?」
一這個有一雙毒蛇般惡眼的黑衣人冷冷道︰「除了我還有誰?」
黑衣人道︰「你是誰?」
這人道︰「黑殺,黑鬼!」
聽見了這四個字,黑衣人臉色變得更可怕︰「我姓杜,杜力!」
黑鬼道;「黑煞劍杜方!」
杜方點點頭,道︰「我們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你﹒﹒﹒﹒」
黑鬼打斷了他的話,道︰「那 你們就不該到這裡來。」
杜力道︰「難道這件事你們已接了下來!」
黑鬼道︰「難道我們不能接?」
杜方道︰「我知道隻要是黑殺接下來的事,就沒有人能插手。」
黑鬼道︰「你知道就很好!」
杜方道︰「但是我並不知道你們已插手!」
黑鬼道︰「哦!」
杜方道︰「所以你並一定要殺人。」
黑鬼道︰「 一定要殺!」
杜方道︰「為什麼?」
黑鬼道;「我喜歡殺人!」
他說的是真話,無論誰隻要看見他的眼睛,就應該看得出他喜歡殺人。
杜方在看著他的眼睛,兩個人的瞳孔同時收縮,杜方的劍已刺出。
這一劍的力量此剛纔貫穿茶杯時更強,速度也更快,刺的是黑鬼胸膛,不是咽喉,
因胸膛的目標更大,更不易閃避。可是黑鬼閃開了。
他的人一閃開,兩旁的大漢立刻迎面向杜力倒了下來。
杜方一驚抬手,黑鬼已到了他脅下。
沒有人看見黑鬼出手,隻看見杜力的臉突然變了,就像是他那兩個伙伴一樣,
不但臉色改變,眼鼻五官的位置也已改變,變得丑惡而扭曲,
然後鮮血就從他七竅中同時流出。
茶館中立刻散出一陣臭氣,兩個人紅著臉蹲下,褲襠已濕透。
可是沒有人笑他們,因為每個人都已幾乎被嚇破了膽。
殺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這種殺人的方式,
對他來說,殺人已不僅是殺人,而是一種藝術, 一種享受。
直到杜方的身子完全冰冷,黑鬼還緊貼在他脅下,享受著另一人逐漸死亡的滋味。
如果你也許感覺到緊貼在你身上的一個人身子逐漸冰冷僵硬時,
你纔會了解那是種什麼樣的滋味。
也不知過了多久,長三纔能移動自己的腳。
黑鬼忽然捶頭,看著他,道︰「現在你已知道我是誰?」
長三垂頭道︰「是。」
他不敢面對這個人,也的衣服已被冷汗濕透。
黑鬼道︰「你怕我?」
長三不能否認,也不敢否認。
黑鬼道︰「我知道你一定也殺過人,為什麼要怕我?」
長三道︰「因為 因為 」
黑鬼道︰「是因為我殺人的方法可怕,還是因為我喜歡殺人?」
長三不能回答,也不敢回答。
黑鬼忽然問道︰「你見過白木沒有?」
長三道︰「沒有。」
黑鬼道︰「你若能見到他殺人,纔會明白要怎樣殺人纔能真正算殺人。」
長三的手裡又捏起把冷汗。
難道白木殺人還能比他更準確,更冷酷。
黑鬼又問︰「你有沒有見過江島和佐佐木?」
長三道︰「沒有。」
黑鬼道︰「你若見到他們,纔會明白要什麼樣的人纔算喜歡殺人。」
他淡淡的接著道︰「我殺人至少還有原因,他們殺人卻不過是為了自己高興。」
長三忍不住道︰「隻要他們高興,隨時都會殺人?」
黑鬼道;「隨時隨地,隨便什麼人。」



杜方也已倒下。
他倒下去後,大家纔能看見他脅下的衣服已被鮮血染紅, 卻還是看不見黑鬼的刀。
隻有長三看見刀光一閃,就入了衣袖。
衣袖上也有血。
黑鬼忽又問道︰「你知不知道血是什麼味道?」
長三立刻搖頭。
黑鬼伸出手,將衣袖送到他面前︰「你隻要嘗一嘗, 就會知道了。」
長三又搖頭,不停的搖頭,隻覺得胃在抽縮,幾乎已忍不住要嘔吐。
黑鬼冷笑,道︰「難道大老板手下,都是你這種連血都不敢嘗的膿包?」
「不是的。」
說話的人本來在門外,忽然就到了他身後。
黑鬼霍然轉身,就看見了一個長身玉立的青衫少年︰
也本來年紀一定還很輕,但面上已因苦難的磨練而有了皺紋,
所以看起來遠比他的實際年齡要大得多。
黑鬼道︰「你也是大老板手下?」
一這人道︰「我也是,我叫小弟。 」
黑鬼道︰「你嘗過血是什麼味道?」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