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十五章 拾我其誰

大老板還在遲疑,竹葉青已陪著 笑搬張椅子過去︰「貴客尊姓?」
獨臂人根本不理他,卻伸出了四根手指。
竹葉青依舊陪笑,道︰「貴客莫非還有三位朋友要來?」
獨臂人道︰「哼。」
竹葉青立刻又搬過三張椅子,剛擺成一排,已有兩個人從半空中輕瓢瓢落了下來。
一個人不但身法輕如落葉, 一張臉也像枯葉般乾疳無肉,
腰帶上插著恨三尺長的枯竹,整個人看來都像是根枯竹。
可是他的衣著更華麗,神情更倨傲,屋子裡的人無論是死是活,
在他眼裡看來都好像是死的。
另外一個人卻是個笑口常開的胖子,
一隻白白胖胖的手上帶著三枚價值連城的漢王戒指,指甲留得又尖又長,
看起來就是隻像貴婦人的手。
這樣一雙手當然不適於用劍,這樣一個人也不像是會輕功的樣子。
可是他剛纔從半空中飄落時,輕功絕不比那枯竹般的老者弱。
看見這三個人,仇二已面如死灰。
門外卻還有人在不停的咳嗽著, 一面慢慢的走了進來,
竟是個衣著破舊.弩腰駝背.滿臉病容的老和尚。
看見這老和尚,仇二更面無人色,慘笑道︰「好得很,想不到連你也來了。」
老和尚嘆了囗氣,道︰「我不來誰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他說話也是有氣無力,不但像是有病,而且病了很久,病得很重,
可是現在無論誰都已看得出他必定極有身分,極有來歷。
大老板當然也有這種眼力,他已看出這和尚很可能就是他唯一的救星。
不管怎 樣,出家人心腸總是不會太硬的。
所以大老板居然也恭恭敬敬的站了起來,陪笑道︰「幸好這裡不是地獄,
大師既然到了這裡,也就不必再受那十方苦難。」
老和尚又嘆了口氣,道︰「這裡不是地獄,那裡是地獄,
我不來受苦,誰來受苦?」
大老板勉強笑道︰「到了這裡,大師還要受什麼苦?」
老和尚道︰「降魔也苦,殺人也苦。」
大老板道︰「大師也殺人?」
老和尚道;「我不殺人誰殺人?不殺人又何必入地獄?」
大老板說不出話了。
獨臂人忽然問;「你知道我是誰?」
大老板搖頭。
無論誰當了他這樣的大老板之後,認得的人都一定不會太多。
獨臂人道;「你應該知道我是誰的,
像我這樣隻有單眼、單手、單腱的人,卻能用雙劍的,隻怕還沒有幾個。」
他並沒有自誇,像他這樣的人江湖中很可能連第二個都找不出。
唯一的一個就是江南十大名劍中排名第三的「燕子雙飛」單亦飛。
大老閑當然也知道這個人;「是單大俠!﹒」
獨臂人傲然道;「不錯,我就是單亦飛,我也是來殺人的。」
那乾瘦老者立刻接著道︰「還有我柳枯竹。」
枯竹劍也是江南的名劍客,江湖十劍中,已有七個人毀在三劍下。
單亦飛冷冷道;「我們今天要來殺的是什麼人,我不說想必你也知道!」
大老板長長吐出口氣,陪笑道︰「幸好各位要來殺的不是我。」
單亦飛道︰「當然不是你。」
這句話還末說完,他的人已躍起,劍已出鞘,劍光一閃,直刺仇二。
仇二也已拾起了他的劍,揮劍還擊。
「叮」的一聲,雙劍交擊,兩道劍光忽然改變方向,向大老板飛了過去。
大老板臉上的笑容還末消失,兩柄劍已洞穿了他的咽喉和心髒。
沒有人能想到這變化,也沒有人阻攔。
因為就在隻劍相擊的同一剎那間,竹葉青已被老和尚擊倒。
也就在這同一剎那間,枯竹劍和那笑口常開的中年胖子已到了小弟身旁。
枯竹劍的劍還末及出鞘, 一柄劍橫闖小弟左肋。
小弟想住前竄,仇二和單亦飛的劍正迎面向他飛了過來。
他隻有往右閃, 一雙貴婦人般的纖纖王手已在等著他,
軟綿綿的指甲忽然彈起,十根指尖,就像是十柄短劍,已到了他的咽喉眉間。
他已無路可退,已經死定了。
可是阿吉不能讓他死,絕不能。
枯竹中的藏劍剛剛出鞘,跟前突然有人影一閃,
手裡的劍已到了別人手裡,劍光再一閃,劍鋒已到了他的咽喉。
劍鋒並沒有刺下去,因為那中年胖子的指甲也沒有刺下去。
每個人的動作都已停頓,每個人都在盯著阿吉手裡的劍。
阿吉卻在盯著那十根和劍般的指甲。
這一瞬間的時光過得彷佛比一年還長,
老和尚終於長長嘆息,道;「閣下好快的出手。」
阿吉淡淡道︰「我也會殺人。」
老和尚道︰「這件事和閣下有沒有關繫。」
珂古道;「沒有。」
老和尚道︰「那麼閣下何苦多管閑事?」
阿古道︰「因為這個人和我有點關繫。」
老和尚看看小弟,又看看那隻貴婦人的手,
嘆息著道︰「閣下若是一定要救他,隻怕難得很。」
阿古道;「為什麼?」
老和尚道︰「因為那雙手。」
他慢慢的接著道︰「那就是『點鑽成金,點活成死』的富貴神仙搜魂手。
閣下就算殺了柳枯竹,那位少年施主也必死無疑。」
阿吉道;「難道你們不惜以柳枯竹的一條命,換他的一條命?」
老和尚的回答很乾脆︰「是的。」
阿吉臉色變了,道︰「他隻不過還是個孩子,你們為何一定要置他於死地?」
老和尚突然冷笑,道;「孩子?他隻不過是個孩子?
像這樣的孩子世上隻怕還不多。」
阿吉道︰「他今年還不到十五。」
老和尚冷冷道︰「那麼我們就絕不容他活到十六。 」
阿吉道︰「為什麼?」
老和尚不回答,卻反問道︰「你知不知道『天尊』?」
阿吉道︰「天尊?」
老和尚又嘆了囗氣,慢慢的念出了八句偈︰
「天地無情。鬼神無眼。萬物無能。壯民無知。
生死無常。禍福無門。天地幽冥,唯我獨尊。」
阿吉道;「這是誰說的?好大的口氣。」
老和尚道;「這就是「天尊」開宗立派的祝文,
連天地鬼神都沒有被他們看在眼裡,何況是人?
他們的所作所為,也就可想而知了。」
仇二道︰「他們勢力的龐大,已不在昔年的青龍會之下,
可惜江湖中偏偏還有我們這幾個不信邪的人,偏偏要跟他們拚一拚。」
單亦飛道︰「所以江南十劍和仇二之間的一點私仇,已變得算不了什麼,
隻要能消滅他們的惡勢,單某連頭顱都可拋邦,何況一點私仇而已!」
仇二道︰「這地方的惡勢力幫會,就是「天尊」屬下的一股支流。」
老和尚道︰「我們暫時還不可能鏟除他們的根本,就隻有先從小處著手!」
仇二道︰「你要救的這孩子,就是『天尊』派到這裡來的!」
老和尚道︰「天尊的命令,全都由他在暗中指揮操縱,
大老板和竹葉青都隻不過是他的傀儡而已。」
他慢慢的接著道︰「現在你總該已明白我們為何不能放過也。」
阿吉的臉色慘白。以江南十劍的名聲地位,當然不會故意傷害一個孩子。
他們說的話,他實在不能不信。
老和尚道︰「現在你既然已明白了,是不是還想救他?」
阿吉道;「是的。」
老和尚的臉色也變了。
阿吉不等他開口,又問道︰「他是不是天尊的首腦!」
老和尚道︰「當然不是。」
阿吉道︰「天尊的首腦是誰?」
老和尚道︰「天尊的首腦,就叫做天尊。」
阿吉道;「若有人用天尊的一條命,來換這孩子的一條命,你們肯不肯!」
老和尚道︰「當然肯,隻可惜就算我們肯,這交易也是一定做不成的。」
阿吉道︰「為什麼?」
老和尚道︰「因為沒有人能殺天尊,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他的聲音忽然停頓,臉上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
心神此刻像是忽然飄到了遠方,
過了很久,纔慢慢的接著道︰「也許還有一個人。」
阿吉道︰「誰?」
老和尚道︰「三 」
他隻說出了一個字,又停住,長長嘆息道;「隻可惜這個人已不在人世了,
說出來也無用!」
阿吉道;「可是你說出來又有何妨?」
老和尚眼神彷佛又到了遠方。
喃喃道;「天上地下,隻有這 樣獨一無二的一個人,獨一無二的一把劍,
隻有他的劍法,纔真是獨步千古,天下無雙。」
阿吉道︰「你說的是 」
老和尚道︰「我說的是三少爺。」
阿吉道︰「那一位三少爺。」
老和尚道︰「翠雲峰,綠水湖,神劍山莊的謝家三少爺謝曉峰。」
阿吉臉上忽然也露出種奇怪的表情,心神也彷佛到了遠方,
過了很久,纔一字字道︰「我就是謝曉峰!」



天上地下,隻有這麼樣一個人。
他不但是天下無雙的劍客,也是位纔子,
自從他生下來,他得到的光榮和寵愛,就沒有人能比得上。
他聰明英俊,健康強壯,就算恨他的人,也不能不佩服他。
無論誰都知道謝曉峰就是這 樣一個人,可是又有誰能真正了解他?



是不是有人了解他都無妨。
有些人生下來本就不是為了要讓人了解的,就像是神一樣。
就因為沒有人能了解神,所以他纔能受到世人的膜拜和尊敬。
在世人心目中,謝曉峰幾乎已接近神。
阿吉呢?
阿吉隻不過是個落拓江湖的浪子,是個沒有用的阿吉。
謝曉峰怎麼會變成阿吉這麼樣一個人,
可是現在他卻偏偏要說︰「我就是謝曉峰!」
他真的是?



老和尚笑了,大笑: 「你就是謝家的三少爺謝嘵峰?」
阿吉道 「我就是。」
他沒有笑。
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的痛苦,他本來寧死也不願說的,可是現在他說了。
因為他不能讓小弟死,絕不能。
老和尚的笑聲終於停住,冷冷道:「可是江湖中每個人都知道他已死了。」
阿吉道: 「他沒有。」
他的眼睛裡充滿了悲傷和痛苦: 「他許他的心已死了,可是他的人並沒有死。」
老和尚盯著他,道: 「就因為他的心已死了,所以纔會變成阿吉!」
阿吉慢慢的點了點頭,黯然道:
「隻可惜阿吉的心還沒有死,所以謝曉峰也不能不活下去。」
仇二忽然道: 「我相信他。」
老和尚道: 「為什麼相信?」
仇二道: 「因為除了謝曉峰之外,沒有人能讓茅一雲屈膝。」
柳枯竹道: 「我也相信。」
老和尚道︰「為什麼?」
柳枯竹道︰「因為除了謝曉峰外,
我實在想不出還有別人能在一招內奪下我的劍!」
老和尚道︰「你呢?」
他問的是富貴神仙手。
神仙手沒有開口,可是他那雙貴婦人的手已慢慢垂下,利劍般的指甲也軟了。
這已是最好的答復。
謝曉峰的手一翻,枯竹劍已入了柳枯竹腰帶上插著的劍鞘。
小弟已轉過身,面對著他,看著他,眼睛裡也帶著種無法描述的奇怪表情。
富貴神仙手已用那隻貴婦人的手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
「你是不是忘了做一件事,忘了去謝謝三少爺的救命之恩。」
小弟垂下頭,終於慢慢的走過去,慢慢的跪下。
謝曉峰拉住了他的手,疲倦而憔悴的臉上彷佛有了光。
小弟忽又抬起頭,問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謝曉峰沒有回答,隻笑了笑,笑得彷佛很愉快,又彷佛很悲傷。
他的笑容還在臉上,他的右手的脈門已被扣住。
被小弟扣住,用「七十二小擒拿手」最厲害的一點扣住。
就在這同一剎那間,單亦飛躍起,
一腳向謝曉峰踢了過去,隻聽「錚」的一聲 ,
他的木腳中突然彈出了一柄劍,他的人剛飛起,劍已刺入謝曉峰的肩頭。
這就是他的第二柄劍。
這纔真正是他成名的殺手!



謝曉峰沒有避開這一劍。
因為這一瞬間,他正在看著小弟,他的眼神中並沒有驚懼憤怒,
隻有悲傷、失望、和痛苦。
直到劍峰刺入他的肩,鮮血飛濺而出,他的目光還沒有離開。
這時仇二和柳枯竹的劍也刺了過來,還有那雙貴婦人般的手,富貴神仙搜魂手。
謝曉峰還是沒有動,沒有閃避。
他右手的脈門雖然被扣住,可是他還有另外一隻手。
他為什麼不動?
這位天下無雙的劍客,難道真的連一個孩子的擒拿手都解不開!



仇二的劍,比柳枯竹快。
他刺的是謝曉峰左膝,左膝並不是人身要害,卻可以讓人不能行動。
他的出手準確而狠毒,如果要傷謝曉峰的要害,絕不會失手。
他們並不想立刻要他的命。
這一劍謝曉峰也沒有躲開,劍鋒劃過,鮮血濺上了小弟的臉。
柳枯竹的劍也跟著刺了過來。
小弟忽然大吼,放開了謝曉峰的手,用力推開了他,
卻用自己的臂,擋住了枯竹劍,劍鋒恰巧嵌入他的骨節。
「你瘋了。」
柳枯竹怒喝,撥劍,撥不出。
單亦飛凌空一翻,木腳中的劍臺而又分,「燕子雙飛」。
仇二長劍斜掛,削謝曉峰的臉。
三把劍,三個方向,都快如閃電.毒如蛇娼,隻聽「奪」的一聲,
仇二的劍忽然被一股力量打斜,釘入了單亦飛的木腳。
單亦飛重心驟矢,身子從半空中落下,
「格哎」 一聲,手臂已被拗斷,手中劍也不見了。
枯竹劍被小弟嵌住,小弟的人也被枯竹劍釘死。
富貴神仙的搜魂手又到了小弟的咽喉眉睫。
忽然間,劍光一閃,這雙貴婦人的手尖尖十指,已被一根根削斷,
一恨接著一根,血淋淋的落在地上。
劍光再一閃,鮮血又濺出,柳枯竹慘呼倒下時,小弟已飛出門外。
沒有人追出去,因為門囗有人。
謝曉峰奪劍.揮劍.削指.刺入,反手將小弟送出門外,身子已擋住了門。
現在每個人都已知道他就是謝曉峰。他的掌中有劍。
謝家的三少爺掌中有劍時,誰敢輕舉妄動!
就算他受了傷,就算他的傷口還在流血,也沒有人敢動﹒



直到他退出去很久,老和尚纔長長嘆了口氣,道︰
「果然是天下無雙的劍法,果然是天下無雙的謝曉峰!」
剛纔已被擊倒, 一直僵臥在地上的竹葉青忽然道;
「劍法確頁是好的,天下無雙則未必。」
他居然慢慢的坐了起來,臉上居然又露出了微笑。
老和尚居然也不喫驚,隻瞪了他一眼,冷冷道︰
「葉先生的劍法當然也是好的,剛纔為何不撥劍而起,與他一決勝負?」
竹葉青微笑道︰「我比不上他。」
老和尚道:「你知道有誰能比得上他?」
竹葉青道:「至多還有一個人!」
老和尚道:「夫人?」
竹葉青微笑不答,卻反問道 「你見過夫人出手?」
老和尚道: 「沒有。」
竹葉青道: 「那隻因夫人縱然要殺人,也用不著自己出手。」
老和尚道: 「有誰能替她出手,將謝曉峰置之於死地?」
竹葉青道: 「燕十三。」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