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三十三章 血洗紅旗

陰森的廟宇,沈默的神祗,無論聽見多悲慘的事,都不會開口的。
可是冥冥中卻自然有雙眼睛,在冷冷的觀察著人世間的悲傷和罪惡,
真誠和虛假,祂自己雖然不開口,也不出手,卻自然會假一個人的手,
來執行祂的力量和法律。這個人,當然是個公正而聰明的人,
這雙手當然是雙強而有力的手。
鐵義忽然又道;「可是謝大俠也一定要特別小心,鐵開誠絕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人,
他的劍遠比老鏢頭昔年全盛時更快、更可怕。」
謝曉峰道:「他的武功,難道不是鐵老鏢頭傳授的。」
鐵義道:「大部份都是,只不過他的劍法,又比老鏢頭多出了十三招。」
他目中露出恐懼之色:「據說這十三招劍法之毒辣鋒利,
世上至今還沒有人能招架抵擋。」
謝曉峰道;「你知道這十三招劍法是什麼人傳授給他的?」
鐵義道:「我知道。」
謝曉峰道:「是誰?」
鐵義道:「燕十三。」



黃昏,雨停。
夕陽下現出一彎彩虹,在暴雨之後,看來更是說不出的寧靜美麗。
故老相傳,彩虹出現時,總會為人間帶來幸福和平。可是夕陽為什麼仍然紅如血?



鏢旗也依舊紅如血。
十三面鏢旗,十三輛車,車已停下,停在一家客棧的後院裡。
鐵開誠站在淌水的屋后下,看著車上的鏢旗,忽然道;「折下來。」
鏢師們遲疑著,沒有人敢動手。
鐵開誠道:「有人毀了我們一面鏢旗,就等於將我們千千萬萬面鏢旗全都毀了,
此仇不報,此辱不洗,江湖中就再也看不見我們的鏢旗。」
他的臉還是全無表情,聲音裡卻充滿決心。他說的話,仍然是命令。
十三個人走過去,十三雙手同時去拔鏢旗,鏢旗還沒有拔下,
十三雙手忽然在半空中停頓,十三雙眼睛,同時看見了一個人。
一個特立燭行,與眾不同的人,你不讓他走時,他偏要走,
你想不到他會來的時候,他卻偏偏來了。
這個人的髮髻早已亂了,被大雨淋濕的衣裳還沒有乾,看來顯得狼狽而疲倦。
可是沒有人注意到他的頭髮和衣服,也沒有人覺得他狼狽疲倦,
因為這個人就是謝曉峰。
鐵義是個魁偉建壯的年輕人,濃眉大眼,英氣勃發,可是站在這個人身後,
就是像皓月下的秋螢,陽光下的燭火。因為這個人就是謝曉峰。
鐵開誠看著他走進來,看著他走到面前:「你又來了。」
謝曉峰道:「你應該知道我一定會來的。」
鐵開誠道:「因為你一定聽了很多話。」
謝蹺峰道:「是。」
鐵開誠道:「是非曲直,你當然一定已分得很清楚。」
謝鐃峰道:「是。」
鐵開誠道:「你掌中無劍。」
謝鐃峰道:「是。」
鐵開誠道:「劍在你心裡。」
謝劈峰道:「心中是不是有劍,至少你總該看得出。」
鐵開誠盯著他,緩緩道:「心中若有劍,殺氣在眉睫。」
謝撓峰道:「是。」
鐵開誠道:「你的掌中無劍,心中亦無劍,你的劍在那裡?」
謝曉峰道:「在你手裡。」
鐵開誠道:「我的劍就是你的劍。」
謝曉峰道:「是。」
鐵開誠忽然拔劍。
他自己沒有佩劍,新遭父喪的孝子,身上絕不能有兇器。
可是經常隨從在他身後的人,卻都有佩劍,劍的形狀真樸實,
有經驗的人卻一眼就可以看出每柄劍都是利器。
這一劍並沒有刺向謝曉峰。每個人都看見劍光一閃,彷彿已脫手而出,
可是劍仍在鐵開誠手裡,只不過劍鋒已倒轉,對著他自己。
他兩根手指捏著劍尖,慢慢的將劍柄送了過去,送向謝曉峰。
每個人的心都提了起來,掌心都捏了把冷汗。他這麼做簡直是在自殺。
只要謝曉峰的手握住劍柄向前一送,有誰能閃避,有誰能擋得住?
謝曉峰盯著他,終於慢慢的伸出手柄劍。鐵開誠的手指放鬆,手垂落。
兩個人互相凝視著,眼睛裡都帶著很奇怪的表情。
忽然間,劍光又一閃,輕雲如春風吹過大地,迅急如閃,凌空下擊。
沒有人能避開這一劍,鐵開誠也沒有閃避。
可是這一劍並沒有刺向他,劍光一閃,忽然已到了鐵義的咽喉。
鐵義的臉色變了,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只有鐵開誠仍然聲色不動,這鷲人的變化竟似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鐵義的喉結上下滾動,過了很久,才能發得出聲音。
聲音嘶啞而顫抖:「謝大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謝曉峰道:「你不懂?」
鐵義道:「我不懂。」
謝曉峰道:「那麼你就未免太糊塗了些。」
鐵義道:「我本來就是個糊塗人。」
謝曉峰道:「糊塗人為什麼偏偏要說謊?」
鐵義道:「誰……誰說了謊?」
謝曉峰道:「你編了個很好的故事,也演了很動人的一齣戲,
戲裡的每個角色都配合得很好,情節也很緊湊,只可惜其中還有一兩點漏洞。」
鐵義道:「漏洞?什麼漏洞?」
謝曉峰道:「鐵老鏢頭發喪三天之後,鐵開誠就將那四個人逐出了鏢局,
再命你去暗中追殺?」
鐵義道:「不錯。」
謝曉峰道:「可是你不忍下手,只拿了四件血衣回去交差。」
鐵義道:「不錯。」
謝蹺峰道;「鐵開誠就相信了你!」
鐵義道:「他一向相信我。」
謝曉峰道:「可是被你殺了的那四個人,今天卻忽然復活了,
鐵開誠親眼看見了他們,居然還同樣相信你,還呻你去追查他們的來歷,
難道他是個呆子亍可是他看來為什麼又偏偏不像?」
鐵義說不出話了,滿頭汗落如雨。
謝曉峰嘆了囗氣:「你若想要我替你除去鐵開誠,若想要我們鴣蚌相爭,
讓你漁翁得利,你就該騙個更好一點的故事,至少也該弄清楚,
那麼樣一朵珠花,絕不是三百兩銀子能買得到的。」
他忽然倒轉劍鋒,用兩根手指夾住劍尖,將這柄劍交給了鐵義。
然後他就轉身,面對鐵開誠,淡淡道;「現在這個人已是你的。」
他再也不看鐵義一眼,鐵義卻在盯著他,盯著他的後腦和脖子,
眼睛裡忽然露出殺機,忽然一劍向他刺了過去。
謝曉峰既沒有回頭,也沒有閃避,只見跟前劍光一閃,從他的脖子旁飛過,
刺入了鐵義的咽喉,餘力猶未盡,竟將他的人又帶出七.八尺,
活生生的釘在一輛鏢車上。
車上的紅旗猶在迎風招展。
這時夕陽卻已漸漸黯淡,那一彎彩虹也已消失。



院子有人挑起了燈,紅燈。燈光將鐵開誠蒼白的臉都照紅了。
謝曉峰看著他,道:「你早就知道我一定會再來的。」
鐵開誠承認。
謝曉峰道:「因為我聽了很多話,你相信我一定可以聽廿其中的破綻。」
鐵開誠道:「因為你是謝曉峰。」
他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可是說到「謝曉峰」這三個字時,聲音裡充滿了尊敬。
謝曉峰眼中露出笑意,道:「你是不是準備請我喝兩杯?」
鐵開誠道;「我一向滴酒不沾。」
謝曉峰嘆了目氣,道:「獨飲無趣,看來我只好走了。」
鐵開誠道:「現在你還不能走。」
謝嘵峰道;「為什麼?」
鐵開誠道:「你還得留下兩樣東西。」
謝曉峰道:「你要我留下什麼?」
鐵開誠道:「留下那朵珠花。」
謝曉峰道:「珠花?」
鐵開誠道:「那是我用三百兩銀子買來送給別人的,不能送給你。」
謝曉峰的瞳孔收縮,道;「真是你買的亍真是你呻鐵義去買的。」
鐵開誠道:「絲毫不假。」
謝曉峰道;「可是那麼樣一朵珠花,價值最少已在八百兩以上
三百兩怎能買得到?」
鐵開誠道:「天寶號的掌櫃,本是紅旗鏢局的賬房,所以價錢算得特別便宜,
何況珠寶一業,利潤最厚,他以這價錢賣給我,也沒有虧本!」
謝曉峰的心沈了下去,卻有一股寒氣自足底升起。
難道我錯怪了鐵義?
鐵開誠要他去追查那四人的來歷,難道也是個圈套。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判斷實在缺少強而有力的證據,冷汗已濕透背脊。
鐵開誠道:「除了珠花外,你還得留下你的血,來洗我的鏢旗。」
他一字字接道:「鏢旗被毀,這恥辱只有用血才能洗得清,
不是你的血,就是我的!」



冷風肅殺,天地間忽然充滿殺機。
謝曉峰終於長長嘆了囗氣,道:「你是個聰明人,實在很聰明。」
鐵開誠道:「聰明人一文錢可以買一事。」
謝曉峰道:「我本不想殺你。」
鐵開誠道;「我卻非殺你不可。」
謝曉峰盯著他,道;「有件事我也非問清楚不可。」
鐵開誠道:「什麼事?」
謝曉峰道:「鐵中奇老鏢頭,是不是你的親生父親?」
鐵開誠道:「不是。」
謝曉峰道:「他究竟是怎麼死的?」
鐵開誠若石般的臉忽然扭曲,厲聲道:「不管他老人家是怎麼死的,
都跟你全無干係!」
他忽又拔劍,拔出了兩柄劍,反手插在地上,劍鋒入土,直沒劍柄。
用黑綢纏住的劍柄,古拙而樸實。
鐵開誠道:「這兩柄雖然是在同一爐中煉出來的,卻有輕重之分。」
謝曉峰道:「你慣用的是那一柄?」
鐵開誠道:「這一爐煉出的劍有七柄,七柄劍我都用得很乘手,
這一點我已佔了便宜。」
謝曉峰道:「無妨。」
鐵開誠道:「我的劍法雖然以快得勝,可是高手相爭,還是以重為強。」
謝曉峰道:「我明白。」
他當然明白。
以他們的功力,再重的劍到了他們手裡,也同樣可以揮灑自如。
可是兩柄大小長短同樣的劍,若有一柄較重,這柄劍的劍質當然就比較好些。
劍質若是重了一分,就助長了一分功力,高手相爭,卻是半分都差錯不得的。
鐵開誠道;「我既不願將較重的一柄劍給你,也不願再佔你這個便宜,
只有大家各憑自己的運氣。」
謝曉峰看著他,心裡又在問自己。
這少年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在天下無敵謝曉峰面前,他都不肯佔半分便宜,
像這樣驕傲的人,怎麼會做出那種奸險惡毒的事?
鐵開誠又道:「請,請先選一柄。」
劍柄是完全一樣的。
劍鋒已完全沒入土裡。
究竟是那一柄劍質較佳較重?誰也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又何妨?
有劍又何妨十無劍又何妨?
謝曉峰慢慢的俯下身,握住了一把劍的劍柄,卻沒有拔出來。
他在等鐵開誠。劍鋒雖然還在地下,
可是他的手一握住劍柄,劍氣就似已將破土而出。
雖然弩著腰,弓著身,但是他的姿勢,卻是生動而優美的,完全無懈可擊。
鐵開誠看著他,眼睛前彷彿又出現了另一個人的影子,一個同樣值得尊敬的人。
荒山寂寂,有時月明如鏡,有時淒風苦雨,
這個人將自己追魂奪命的劍法傳授了給他,也時常對他說起謝境峰的故事。
這個人雖然連謝曉峰的面都末見過,可是他對謝曉峰的瞭解,
卻可能比世上任何人都深。因為他這一生最大的目標,就是要擊敗謝曉峰。
他說的話,鐵開誠從末忘記。
只有誠心正意,心無旁鶩的人,才能練成天下無雙的劍法。
謝曉峰就是這種人。
他從不輕視他的對手,所以出手時必盡全力。
只憑這一點,天下學劍的人,就都該以他為榜樣。
鐵開誠的手雖然冰冷,血卻是滾燙的。能夠與謝曉峰交手,
已是他這一生中最值得興奮驕傲的事。
他希望能一戰而勝,揚名天下,用謝曉峰的血,洗清紅旗鏢局的羞辱。
可是在他內心深處,為什麼又偏偏對這個人如此尊敬?
﹁請。﹂這個字說出囗,鐵開誠的劍已拔出,匹練般刺了出去。
他當然更不敢輕視他的對手,一出手就已盡了全力。
鐵騎快劍,名滿天下,一百三十二式連環快劍,一劍此一劍狠。
他一出手間,就已刺出三七二十一劍,正是鐵環快劍中的第一環「亂弦式」。
因為他使出這二十一劍時,對方必定要以劍相格。
隻劍相擊,聲如亂弦,所以這一環快劍,也就叫做「亂弦式」。
可是現在他這二十一劍刺出,卻完全沒有聲音。
因為對方手裡根本沒有劍,只有一條閃閃發亮的黑色緞帶。
本來紅在劍柄上的黑色緞帶。
謝曉峰並沒有拔出那柄劍,只解下了那柄劍上的緞帶。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