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三十四章 鐵旗快劍

是緞帶也好,是劍也好,到了謝曉峰手裡,都自有威力
箭已離弦,決戰已開始,鐵開誠已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
緞帶上竟似有種奇異的力量,帶動了他的劍。他已根本無法住手。
又是三七二十一劍刺出,用的竟是鐵騎快劍中最後一環「斷玄式」。
這正是鐵騎快劍中的精粹,劍光閃動間,隱隱有鐵馬金戈聲.戰陣殺伐聲。
鐵中奇壯年時殺戮甚重,身經百戰,連環快劍一百三十二式,
通常只要用出八九十招,對方就已斃命在他的劍下。
若是用到這最後一環,對手一定太強 所以這一環劍法,
招招都是不惜與敵共歸於盡的殺手。
所以每一劍刺出,都絲毫不留餘地,也絕不留餘力。
因為這二十一劍刺出後,就已弦斷聲絕,人劍俱亡。
劍氣縱橫,轉眼間已刺出二十一劍,每一劍刺出,都像是勇士殺敵,
勇無反顧,其悲壯慘烈,絕沒有任何一種劍法能比得上。
可是這二十一招刺出後,又像是石沉大海,沒有了消息。
等到這時,人縱然還沒有死,劍式卻已斷絕,末死的人也已非死不可。
曾經跟隨過鐵中奇的舊部,眼看著他使出最後一招時,都不禁發出鶿呼嘆息聲。
誰知鐵開誠這一招發出後,劍式忽然一變,輕飄瓢一劍刺了出去。
剛才的劍氣和殺氣俱重,就像是滿天鳥雲密佈,這一劍刺出,
忽然間就已將滿天烏雲都撥開了,現出了陽光。
並不是那種溫暖煦和的陽光,而是流金鑠石的烈日,其紅如血的夕陽。
剛才鐵開誠施展出那種悲壯慘烈的劍法,謝曉峰竟似完全沒有看在眼裡。
可是這一劍揮出,他居然失聲而呼,道:「好,好劍法。」
這四個字說出口,鐵開誠又刺出四劍,每一劍都彷彿有無窮變化,
卻又完全沒有變化,彷彿飄忽,其賈沉厚,彷彿輕靈,其實毒辣。
謝曉峰沒有還擊,沒有招架。
他只在看。
就像是個第一次看見裸女的年輕人,他已看得有點癡了。
可是這四劍並沒有傷及他的毫髮。
鐵開誠很奇怪。明明這一劍已對準刺入他的胸膛,卻偏偏只是貼著他的胸膛擦過,
明明這一劍已將洞穿他的咽喉,卻偏偏刺了個空。
每一劍刺出的方式和變化,彷彿都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鐵開誠的劍勢忽然慢了,很慢。一劍揮出,不著邊際,不成章法。
可是這一劍,卻像是道子畫龍的眼,雖然空,卻是所有轉變的樞紐。
無論對方怎麼動,只要動一動,下面的一劍就可以臨他的死命。
謝曉峰沒有動。他們有的動作,竟在這一剎那間全都停頓,
只見這笨拙而遲鈍的一劍慢慢的刺過來,忽殊化作了一月花雨。
滿天的劍花,滿天的劍雨,忽然又化作一道匹練般的飛虹。
七色飛虹,七劍,多采多姿,千變萬化,卻忽然被烏雲掩住。
里色的緞帶。
烏雲如帶。
鐵開誠的動作忽然停頓,滿頭冷汗,雨點般落了下來。
謝曉峰的動作也停頓,一字字問道:「這就是燕十三的奪命十三劍。」
鐵開誠沉默。沉默就是承認。
謝曉峰道:「好,好劍法。」
他忽又長長嗅息「可惜可清。」
鐵開誠忍不住問:「可惜?」
謝曉峰道:「可惜的是只有十三劍,若還有第十四劍,我已敗了。」
鐵開誠道:「還能有第十四劍。」
謝曉峰道:「一定有。」
他在沉思,過了很久,才慢慢的接著道:「第十四劍,才是這劍法中的精粹。」
劍的精粹,人的靈魂,同樣是虛無縹緲的,
雖然看不見,卻沒有人能否認他的存在。
謝曉峰道:「奪命十三劍中所有的變化和威力,
只有在第十四劍中,才能完全發揮,若能再變化出第十五劍,就必將天下無敵。」
他的手一抖,里色的緞帶忽然挺得筆直,就像是一柄劍。
一劍揮出,如夕陽,又如烈日,如彩虹,又如烏雲,
如動又靜,如虛又實,如在左,又在右,如在前,又在後,如快又慢,如空又實。
雖然只不過是一條緞帶,可是在這一瞬間,卻已勝過世上所有殺人的利器。
就在這一瞬間,鐵開誠的冷汗已濕透衣裳。
他已完全不能破解,不能招架,不能迎擊,不能閃避。
謝曉峰道;「這就是第十四劍。」
鐵開誠不能開口。
謝曉峰道:「你若使出這一劍,就可以將我所有的退路全都封死。」
鐵開誠在悔恨,恨自己為什麼一直都沒有想出這一著變化。
謝曉峰道:「現在你已看清楚這一劍?」
鐵開誠已看清楚。他從小就練劍,苦練。
在這方面本就是絕頂的天才,而且還流過汗,流過血。
謝曉峰道:「你再看一遍。」
他將這一劍的招式和變化又重複一次
「現在你是否已能記住?」
鐵開誠點點頭。
謝曉峰道:「那麼你試試。」
鐵開誠看著他,還沒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謝曉峰道:「我要你用這一劍來對付我,看是否能破得我的劍。」
鐵開誠眼睛裡發出了光,卻又立刻消失;「我不能這麼做。」
謝曉峰道;「我一定要你這麼做。」
鐵開誠道;「為什麼?」
謝曉峰道:「因為我也想試試,是否能破得了這一劍。」
因為這一劍雖然是他創出的,可是其中的精粹變化,卻來自奪命十三劍。
這一劍的靈魂,也是屬於燕十三的。
鐵開誠已明白他的意思,眼中又露出尊敬之色:「你是個驕傲的人。」
謝曉峰道:「我是的。」
鐵開誠道:「可是你實在值得自傲。」
謝曉峰道:「我是的。」
一劍揮出,森寒的劍氣立刻逼人而來,連燈都失去了顏色。謝曉峰在往後退。
這一劍已將他全有的攻勢全都封死,他只有向後退。
他雖然在退,卻沒有敗勢。他的身子已被這一劍的力量壓得向後彎曲彎如弓。
可是弓弦也已抵緊,隨時都可能反彈出去,壓力越大,反擊之力也越強。
等到那一刻到來,立刻就可以決定他們的勝負生死。
誰知就在他的力已引滿,將發末發時,鏢車後.廊柱旁.人叢間,
忽然有四道劍光飛出。
他已全神貫注在鐵開誠手裡的劍上,所有的力量,都在準備迎擊這一劍。
已完全沒有餘力再去照顧別的事。
劍光一閃間,三柄劍已同時刺入了他的肩胛、左股、後背。
他所有的力量立刻全都崩潰。
鐵開誠的一劍也已迎面飛來,劍尖就在他的咽喉要害間。
他知道自己絕不能再招架閃避,他終於領略到死的滋味。
那是種什麼樣的滋味。
一個人在臨死前的一瞬間,是不是真的能回憶起一生中所有的往事?
他這一生中,究竟有多少歡樂?多少痛苦?
究竟是別人負了他,還是他負了別人?
一這些問題,除了他自己外,誰也無法回答。
他自己也無法回答。冰冷的劍尖,已刺入了他的咽喉。
他能感覺得到那種刺骨的寒冷,冷得謝曉峰終於倒了下去,
倒在鐵開誠的劍下,倒在他自己的血泊中。
他甚至沒有看見在背後突龑他的那四個人是誰。
鐵開誠看見了除了曹寒玉和袁家兄弟外,
還有一個長身玉立,衣著華麗的陌生人,看來卻又顯得說不出的悲傷、憔悴.疲倦。
袁次雲在微笑,道:「恭喜總鏢頭,一擊得手,這一劍之威,必將名揚天下。」
鐵開誠臉上居然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掌中的劍已垂落。
袁次雲道:「這一次我們雖也略盡棉薄,真正一擊奏功的,卻還是總鏢頭。」
鐵開誠道:「你們四劍齊發,都沒有傷及他的要害,就是為了要我親手殺他?」
袁次雲並不否認。
鐵開誠看著那衣著華麗的陌生人,道:「這位朋友是……」
袁次雲道;「這位就是夏侯世家的長公子,夏侯星。」
鐵開誠長長嘆了口氣,喃喃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他的聲音越說越低,彷彿也很疲倦,一種勝利後必有的疲倦。
袁次雲道:「現在他的血還末冷,
總標局為何還不用他的血來為貴局的紅旗增幾分顏色?」
鐵開誠道:「我正準備這麼做。」
最後一個字說出口,他低垂的劍忽又揮起,向袁次雲刺了過去。
袁次雲一鷲,揮劍迎擊,隻劍相交,聲如亂弦。
鐵開誠大聲道:「這件事不是我安排的,鐵開誠絕不是這種無恥的小人,
這恥辱也只有用血才能洗清,不是他們的血,就是我的。」
這些話好像是說給謝曉峰聽的,可是死人又怎麼能聽見他的話。
夏侯星一直在盯著地上的謝曉峰,目中充滿悲憤怨毒,
忽又一劍刺出,刺他的小腹。
誰知謝曉峰忽然從血泊中躍起,竄了出去。
夏侯星大呼:「他沒有死,他沒有死.…」
聲音激動得幾乎已接近瘋狂,劍法也因激動而變得接近瘋狂,
瘋狂般在後面追殺謝曉峰,
每一劍刺的都是要害。
謝曉峰卻已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那柄劍,反手一劍撩出。
他沒有回頭,但是夏侯星劍法中每一處空門破綻,
他都已算準了,隨手一劍揮出,夏侯星劍法中三處破綻都已在他攻擊下,
無論夏侯星招式如何變化,都勢必要被擊破。可是他舊創末癒,又受了新傷,
他反手一揮,肩胛處就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苦。
一這一劍的劍雖已勝,力卻敗了。
﹁叮﹂的一聲,雙劍相擊,他的劍又被震得脫手飛出。
劍光如流星,飛出牆外。
看著自己的劍飛出,謝曉峰只覺得胃部忽然收縮,
就像是忽然發現自己的情人已離他遠去,又像是忽然一腳踏空,墜下了萬丈高樓。
他從末有過這種經驗,這本是絕無可能發生的事。
冰冷的劍鋒,已貼住了脖子,幾乎已割入他頸後的大血管裡。
夏侯星的手卻停頓,一字字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謝曉峰道:「你的內力又彷彿精進了,可是你本來從不會在背後傷人的。」
夏侯星身子一轉,已到了他面前,劍鋒圍著他脖子滑過,留下了一條血痕,
就像是小女孩脖子上繫著的紅線。
剛才被鐵開誠刺傷的地方,血已凝結,就像是紅線上繫著一粒珊瑚。
謝曉峰連眉頭都沒有皺一皺,淡淡道:「想不到夏侯家也有這麼利的劍。」
夏侯星冷笑道:「這世上令人想不到的事本就有很多。」
謝曉峰嘆道:「的確有很多。」
夏侯星忽然壓低聲音,道:「她的人在那裡?」
謝曉峰道;「她是什麼人?」
夏侯星道:「你應該知道我問的是誰。」
謝曉峰道:「為什麼我一定應該知道。」
夏侯星咬緊了牙,恨恨道:「自從她嫁給我那一天,我就全心全意的待她,
只希望能跟她終生相守,寸步不離,可是她.…她....」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突然顫抖,過了半晌,才能接下去道:
「她只要一有機會,就千方百計的要從我身邊逃走,去賭錢,去喝酒,
甚至去做娘子,好像只要能離開我,隨便叫她去幹什麼她都願意。」
謝曉峰看著他,已有同情之意,道:「那一定是因為你做錯了事。」
夏侯星嘶聲道;「我沒有錯,錯的是她,錯的是你!」
謝曉峰;「是我?」
夏侯星道:「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她為什麼會做這種事。」
謝曉峰道:「為什麼?」
夏侯星道:「因為……因為……」
他咬了咬牙,身子忽又圍著謝曉峰一轉,劍鋒又在謝曉峰脖子上留下道血痕,
看來更美,卻又顯得那麼淒艷,那麼可怖。
夏侯星道:「這是柄利劍。」
謝曉峰道:「我知道。」
夏侯星道:「只要我再圍著你脖子轉三次,你的頭頂就要落下來。」
謝曉峰道;「我知道。」
夏侯星道:「那麼你就該知道她為的是什麼?」
謝曉峰道;「我不知道。」
夏侯星大吼,道:「她愛的是你。」
他的聲音抖得更厲害,連手都在抖:「她雖然嫁給了我,可是她心裡只有你,
你知不知道你這一生中,毀了多少個女人亍拆散了多少對夫妻?」
謝曉峰的臉忽然也開始扭曲,因痛苦而扭曲。
一個男人,若是被女人愛上了,這是不是他的錯?
一個女人,若是愛上了一個值得她愛的男人,是不是錯?
他們若沒有錯,錯的是誰?
他無法回答,也無法解釋。
袁氏兄弟雙劍聯手,逼住了鐵開誠。
紫衣袁氏傳家十餘代,聲名始終不墜,他們家傳的劍法,當然已經過千錘百煉,
無論誰要想破他們的連璧雙劍,都很不容易。
鐵開誠卻有幾次都幾乎已得手了。他的奪命十三劍,彷彿正是這種劍法的剋星,
只要再使出「第十四劍」來,袁氏兄弟的雙劍,就必破無疑。
可是他始終沒有用出這一劍。
他太驕傲。這一招畢竟是謝曉峰創出來的,他和謝曉峰之間還有筆帳沒有算清。
他雖然不能眼看著謝曉峰因為被這一招所逼而遭人暗算,
卻也不能用這一招去傷人。
他一向是個有原則的人。
只可惜奪命十三劍,缺少了這一劍,就像是畫龍尚未點睛,
縱然生動逼真,卻還是不龍破壁飛去。
他和謝曉峰決戰時,已使出全力,
現在氣力已剛剛不支,出手已倒,劍被袁氏兄弟封死。
曹寒玉冷笑著,看著他們,已不屑再出手,奇怪的是紅旗鏢局的鏢師,
也都在袖手旁觀,沒有一個人來助他們的總鏢頭一臂之力。
劍光閃動,謝曉峰頸上又多了條血痕,這次劍鋒割得更深,
鮮血一絲絲泌出,染紅了他的衣領。
夏侯星盯著他,道:「你說不說?」
謝曉峰道:「說什麼!」
夏侯星道:「只要你說出她在那裡,我就饒你一命。」
謝曉峰目光注視著遠方,彷彿根本沒有看見跟前的這個人。
這柄劍,過了很久,才緩緩道:
「她心裡既然沒有你,你又何必再找她?找到了又有什麼用?」
夏侯星額上青筋一根根凸起,冷汗一粒粒落下。
謝曉峰道;「何況,我也不想要你饒我,要殺我,你還不配。」
夏侯星怒吼,忽然一劍刺向他的咽喉。
可是這柄劍剛一動,就聽見﹁拍﹂的一響,劍鋒已被謝曉峰隻掌夾住。
夏侯星想拔劍,拔不出。他也知道自己內力和劍法都有進步,
自從敗在燕十三劍下之後,他的確曾經刻苦用功,只可惜他還是比不上謝曉峰,
連受傷的謝曉峰都比不上。
他已發現自己永遠都比不上謝曉峰,無論那一點都此不上。
要一個人承認自己的失敗,並不是件容易事,
到了不能不承認的時候,那種感覺已不僅是羞辱,而且悲傷,
一種充滿了痛苦和絕望的悲傷。他臉上已不僅有汗,也有淚。
他身旁還有個人在嘆息。
曹寒玉已緩緩走過,嘆息聲中充滿了同情和惋惜;
「若沒有這個薄情的浪子,嫂夫人想必能安守婦道,
夏侯兄也就不會因為心中氣惱而荒廢了武功,以夏侯兄的聰明和家傳劍法,
也未必就比不上神劍山莊的謝曉峰。」
他說的是實話。一個男人娶的妻子是否賢慧,通常就是決定他一生命運的大關鍵。
夏侯星咬緊牙,這些話正說中了他心中的隱痛。
曹寒玉又笑了笑,道:「幸好這位無情的浪子也跟別人一樣,也只有兩隻手。」
他掌中也有劍。
他微笑著,用劍尖逼住了謝曉峰的咽喉,道;「三少爺,你還有什麼話說?」
謝曉峰還能說什麼?
曹寒王道:「那麼你為什麼還不鬆開你的手?」
謝曉峰知道自己的手只要一放鬆,夏侯星的劍就必將刺咽喉。
可是他不放手又如何?一個人到了應該放手的時候還不肯放手,就是自討無趣了。
只有最愚蠢的人才會做這種事。
謝曉峰絕不是個愚蠢的人,現在已到了他應該放手的時候。
到了這時侯,他還不能忘懷的是什麼人?
是他的父母雙親?
是慕容秋荻?
還是小弟?
忽然間,鐵開誠掌中的劍光暴芒,袁氏兄弟立刻被逼退。
他終於使出了那一劍!
奪命十三劍的第十四劍。
劍光如飛虹,森寒的劍氣,冷得深入骨髓。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