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笫四十一章 看輕生死

他在笑,可是任何人卻不會認為他是真的在笑。
他在看著簡傳學。
簡傳學垂下了頭。
「是的,是我說的。」
「我是天尊的人,田在龍也是。」
「是我告訴田在龍的,所以他們才會知道。」
這些話他沒有說出來,也不必說出來。
「我看錯了你。」
「我把你當做朋友,就是看錯了。」
這些話謝曉峰也沒有說出來,更不必說出來。謝曉峰只說了四個字。
「我不怪妳。」
簡傳學也只問了他一句話:「你真的不怪我?」
謝曉峰道:「我不怪你,只因為你本來並不認得我。」
簡傳學沈默了很久,才慢慢的說:「是的,我本來不認得你,一點都不認得。」
這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卻有很複雜的意思。
──不認得的意思,就是不認識。
──不認識的意思,就是根本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謝曉峰瞭解他的意思,也瞭解他的心情。
所以謝曉峰只說了三個字!
「你走吧。」



簡傳學走了,垂著頭走了。
他走了很久,歐陽雲鶴才長長嘆了口氣,道:「謝曉峰果然不愧是謝曉峰。」
這也是很簡單的一句話,而且很俗。
可是其中包含的意思既不太簡單。也不太俗。
厲真真也嘆了口氣,輕輕的、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如果我是你,絕不會放他走的。」
謝曉峰道:「你不是我。」
厲真真道:「你也不是我,也不是歐陽雲鶴、梅長華、秦獨秀。」
謝曉峰當然不是。
厲真真道:「就因為你不是,所以你才不瞭解我們。」
歐陽雲鶴道:「所以你才會覺得我們不該殺了黎平子和田在龍的。」
厲真真道:「我們早已決定了,只要能達到目的,絕不擇任何手段。」
歐陽雲鶴道:「我們的目的只有八個字。」
謝曉峰還沒有問,厲真真已說了出來!
「對抗天尊,維護正義。」
她接著又道:「也許我們用的手段不對,我們想做的事卻絕沒有什麼不對。」
梅長華道:「所以你若認為我們殺錯了人,不妨就用這柄劍來殺了我們。」
歐陽雲鶴道:「我們非但絕不還手,而且死無怨恨!」
厲真真道:「我是個女人,女人都比較怕死,可是我也死而無怨。」



謝曉峰手裡有劍。無論是什麼人的劍,無論是什麼劍,
到了謝家三少爺的手裡,就是殺人的劍!
無論什麼樣的人都能殺,問題只不過是在
──這個人該不該殺!



黃昏。有霧。
黃昏本不該有霧,卻偏偏有霧。夢一樣的霧。
人們本不該有夢,卻偏偏有夢。
謝曉峰走入霧中,走入夢中。
是霧一樣的夢?還是夢一樣的霧?
如果說人生本就如霧如夢?這句話是太俗,還是太真?
「我們都是人,都是江湖人,所以你應該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是厲真真說的話。所以他沒有殺厲真真,也沒有殺梅長華、秦獨秀和歐陽雲鶴。
因為他知道這是真話。
江湖中就沒有絕對的是非,江湖人為了要達到某種目的,本就該不擇手段。
他們要做一件事的時候,往往連他們自己都沒有選擇的餘地。
沒有人願意承認這一點,更沒有人能否認。
這就是江湖人的命運,也正是江湖人最大的悲哀。
江湖中永遠都有厲真真這種人存在的,他殺了一個厲真真又如何!又能改變什麼?
「我們選她來作盟主,因為我們覺得只有她才能對付天尊慕容秋荻。」
這句話是歐陽雲鶴說的。這也是真話。
他忽然發覺厲真真和慕容秋荻本就是同一類的人。
這種人好像天生就是贏家,無論做什麼事都會成功的。
另外還有些人卻好像天生就是輸家,無論他們已贏了多少,到最後還是輸光為止。
他忍不住問自己:「我呢?我是種什麼樣的人?」
他沒有答覆自己,這答案他根本就不想知道。



霧又冷又濃,濃得好像已將他与世上所有的人都完全隔絕。
這種天氣正適合他現在的心情,他木就不想見到別的人。
可是就在這時候,濃霧中卻偏偏有個人出現了。
簡傳學的臉色在濃霧中看來,就像是個剛剛從地獄中逃脫的幽靈。
謝曉峰嘆了口氣:「是你。」
簡傳學道:「是我。」
他的聲音嘶啞而悲傷:「我知道妳不願再見我,可是我非來不可。」
謝曉峰道:「為什麼?」
簡傳學道:「因為我心裡有些話,不管你願不願意聽,我都非說出來不可。」
謝曉峰看著他慘白的瞼,終於點了點頭,道:「你一定要說,我就聽。」
簡傳學道:「我的確是天尊的人,因為我無法拒絕他們,因為我還不想死。」
謝曉峰道:「我明白,連田在龍那樣的人都不能拒絕他們,何況你!」
簡傳學道:「我跟他不同,他學的是劍,我學的是醫,醫道是濟世救人的,
將人的性命看得比什麼都重。」
謝曉峰道:「我明白。」
簡傳學道:「我投入天尊祇不過才幾個月,學醫都已有二十年,
對人命的這種看法,早已在我心裡根深柢固。」
謝曉峰道:「我相信。」
簡傳學道:「所以不管天尊要我怎麼做,我都絕不會將人命當兒戲,
只要是我的病人,我一定會全心全力去為他醫治,不管他是什麼人都一樣。」
他凝視著謝曉峰:「就連你都一樣。」
謝曉峰道:「只可惜我的傷確實已無救了。」
簡傳學黯然道:「只要我覺得還有一分希望,我都絕不會放手。」
謝曉峰道:「我知道你已盡了力,我並沒有怪你。」
簡傳學道:「田在龍的確也是天尊的人,他們本來想要我安排,讓他殺了你!」
謝曉峰笑了:「這種事也能安排?」
簡傳學道:「別人不能,我能。」
謝曉峰道:「你怎麼安排?」
簡傳學道:「只要我在你傷口上再加一點腐骨的藥,你遇見田在龍時,
就已連還擊之力都沒有了,只要我給他一點暗示,他出手。」
他會搶先按著道:「無論誰能擊敗謝家的三少爺,都必將震動江湖,名重天下,
何況他們之間還有賭約。」
謝曉峰道:「誰殺了謝曉峰,誰就是泰山之會的盟主。」
簡傳學道:「不錯。」
謝曉峰道:「田在龍若能在七大劍派的首徒面前殺了我,
厲真真也只有將盟主的寶座讓給他,那麼七大劍派的聯盟,
也就變成了天尊的囊中物。」
簡傳學道:「不錯。」
謝曉峰輕輕嘆了口氣,道:「只可惜你並沒有這麼樣做。」
簡傳學道:「我不能這麼樣做,我做不出。」
謝曉峰道:「因為醫道的仁心,已經在你心裡生了根。」
簡傳學道:「不錯。」
謝曉峰道:「現在我只有一點還想不通。」
簡傳學道:「那一點。」
謝曉峰道:「厲真真他們怎麼會知道我最多只能再活三天的?
這件事本該只有天尊的人知道。」
簡傳學的臉色忽然變了,失聲道:「難道厲真真也是天尊的人?」
謝曉峰看著他,神情居然很鎮定,只淡淡的問道:
「你真的不知道她也是天尊的人?」
簡傳學道:「我……」
謝曉峰道:「其實你應該想得到的,高手著棋,每個子後面,
都一定埋伏著更厲害的殺手,」
慕容秋荻對田在龍這個人本就沒把握,
在這局棋中,她真正的殺著本就是厲真真。」
簡傳學道:「你早已想到了這一著?」
謝曉峰微笑,道:「我並不太笨。」
簡傳學鬆了口氣,道:「那麼你當然已經殺了她。」
謝曉峰道:「我沒有。」
簡傳學臉色又變了,道:「你為什麼放過了她?」
謝曉峰道:「因為只有她才能對付慕容秋荻。」
簡傳學道:「可是她……」
謝曉峰道:「現在她雖然還是天尊的人,可是她絕不會久居在慕容秋荻之下,
泰山之會正是她最好的機會,只要她一登上盟主的寶座,就一定會利用牠的權力,
全力對付天尊。」
他微笑,按著道:「我瞭解她這種人,她絕不會放過這種機會的。」
簡傳學的手心在冒汗。他並不太笨,可是這種事他連想都沒有想到。
謝曉峰道:「慕容秋荻一直在利用她,卻不知道她一直在利用慕容秋荻,
她投入天尊,也許就是為了要利用天笠的力量,踏上這一步。」
他嘆了口氣,又道:「慕容秋荻下的這一著棋,就像是條毒蛇,
毒蛇雖然能制人於死,可是隨時都可能回過頭去反噬一口的。」
簡傳學道:「這一口也能致命?」
謝曉峰道:「她能夠讓慕容秋荻信任她,當然也能查出天尊的命脈在那裡,
這一口若是咬在天尊的命脈上,當然咬得不輕。」
簡傳學道:「可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她若想一口致命,只怕還不容易。」
謝曉峰道:「所以我們正好以毒攻毒,讓他們互相殘殺,
等到他們精疲力竭的時候,別的人就可以取而代之了。」
簡傳學道:「別的人是什麼?」
謝曉峰道:「江湖中每一代都有英雄興起,會是什麼人?誰也不知道!」
他長長嘆了口氣:「這就是江湖人的命運,生活在江湖中,就像是風中的落葉,
水中的浮萍,往往都是身不由主的,我們只要知道,
七派聯盟和天尊都必敗無疑,也就足夠了,又何必問得太多。」
簡傳學沒有再問。
他不是江湖人,不能瞭解江湖人,更不能瞭解謝曉峰。
他忽然發現這個人不但像是浮萍落葉那麼樣飄浮不定,
而且還像是這早來的夜霧一樣,虛幻、縹緲、不可捉摸。
這個人有時深沉,有時灑脫,有時憂鬱,有時歡樂,
有時候寬大仁慈,有時候卻又會忽然變得極端冷酷無情。
簡傳學從未見過性格如此複雜的人。
也許就因為他這種複雜多變的性格,所以他才是謝曉峰。
簡傳學看著他,忽然嘆了口氣,道:「我這次來,本來還有件事想告訴你。」
謝曉峰道:「什麼事?」
簡傳學道:「我雖然不能治你的傷,你的傷卻並不是絕對無救。」
謝曉峰的臉上發出了光。
一個人如果還能夠活下去,誰不想活下去?
他忍不住問:「還有誰能救我?」
簡傳學道:「只有一個人。」
謝曉峰道:「誰?」
簡傳學道:「他也是個很奇怪的人,也像你一樣,變化無常,捉摸不定,
有時候甚至也像你一樣冷酷無情。」
謝曉峰不能否認,只能嘆息。
最多情的人,往往也最無情,他究竟是多情?
還是無情?
這連他自己也分不清。
簡傳學看著他,忽又嘆口氣,道:
「不管這個人是誰,現在你都已永遠找不到他了。」



謝曉峰一向不怕死。每個人在童年時都是不怕死的,
因為那時候誰都不知道死的可怕。
尤其是謝曉峰。他在童年時就已聽見了很多英雄好漢的故事,
英雄好漢們總是不怕死的。
英雄不怕死,怕死非英雄。就算「卡嚓」一聲,人頭落下,那又算得了什麼?
反正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這種觀念也已在他心裡根深柢固。等到他成年時,他更不怕死了,
因為死的通常總是別人,不是他。
只要他的劍還在他掌握之中,那麼「生死」也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雖然不是神,卻可以掌握別人的生存或死亡。他為什麼要怕死?
有時他甚至希望自己也能嚐一嚐死亡的滋味,因為這種滋味他從未嚐試過。



謝曉峰也不想死。他的家世輝煌,聲名顯赫,無論走到那裡,都會受人尊敬。
在他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點。他聰明。
在他四歲的時候,就已被人稱為神童。他可愛。
在女人們眼中,他永遠是最純真無邪的天使,
不管是在貴婦人或洗衣婦的眼中一樣。
他是學武的奇才。別人練十年還沒有練成的劍法,他在十天之內就可以精進熟練。
他這一生從未敗過。
跟他交過手的人,有最可怕的劍客,也有最精明的賭徒。
可是他從未輸過。賭劍、賭酒、賭骰子,無論賭什麼,他都從未敗過。
像這麼樣一個人,他怎麼會想死?



他不怕死,也許只因為他從未受到過死的威脅。
直到那一天,那一個時刻,他聽到有人說,他最多只能再活三天。
在那一瞬間,他才知道死的可怕。雖然他還是不想死,卻已無能為力。
一個人的生死,本不是由他自己決定的,無論什麼人都一樣。他瞭解這一點。
所以他雖然明知自己要死了,也只有等死。因為他也一樣無可奈何。
但是現在的情況又不同了。
一個人在必死時忽然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這希望又忽然在一瞬間破人拗斷,
這種由極端興奮而沮喪的過程,全都發生在一瞬間。
這種刺激有誰能忍受?
簡傳學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裡,彷彿已在等著謝曉峰拗斷他的咽喉。
——你不讓我活下去,我當然也不想讓妳活下去。
這本是江湖人做事的原則,這種後果他已準備承受。
想不到謝曉峰也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站著,冷冷的看著他。
簡傳學道:「你可以殺了我,可是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說。」
他的聲音已因緊張而顫抖:「因為現在我才真正解瞭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謝曉峰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簡傳學道:「你遠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無情。」
謝曉峰道:「哦!」
簡傳學道:「你連自己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當然更不會看重別人的生命。」
謝曉峰道:「哦!」
簡傳學道:「只要你認為必要時,你隨時都可以犧牲別人的,
不管那個人是誰都一樣。」
謝曉峰忽然笑了笑,道:「所以我活著還不如死了的好。」
簡傳學道:「我並不想看著你死,我不說,只因為我一定要保護那個人。」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