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十一章 以友為榮

屋子裡只剩下喘息聲。

伊哭正站在床邊穿衣裳。

過了很久,林仙兒忽然望著他嫣然一笑,道:現在你總該知道我是不 是值得的了吧?

伊哭道:我真該殺了你的,否則還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你手上。

林仙兒道:你本是來殺我的。

伊哭道:哼。

林仙兒媚笑道:你下得了手?

伊哭又盯了她半晌,問道:跟你一起來的那小伙子是誰?

林仙兒笑道:你為什麼要問他,是吃醋?還是害怕?

林仙兒眼波流動,又道:他是個乖孩子,不像你這麼壞,早就遠遠找了間屋子去睡覺了,他若在附近能聽到聲音的地方,怎會讓你如此欺負我 。

伊哭冷笑道:他聽不到,是他的運氣。

林仙兒道:哦?你難道還想殺了他?

伊哭道:哼。

林仙兒笑道:你殺不了他的,他的武功很高,而且是李尋歡的朋友, 我也很喜歡他。

伊哭面色立刻變了。

林仙兒眼珠一轉,道:他就住在前面那排屋子最後一間,你敢去找他 麼?

話未說完,伊哭已竄了出去。

她吃吃的笑首,鑽進了被窩,開心得像是一個剛偷了糖吃,卻沒有被 大人發覺的孩子。

想到伊哭的青魔手將阿飛頭顱擊破時的情況,她眼睛就發了光,想到阿飛的劍刺入伊哭咽喉時的情況,她全身都興奮得發抖。

想著想著,她居然睡著了,睡著了還是在笑,因為無論誰殺死誰,她都很愉快。

今天晚上,她已很滿足了。

床很柔軟,被單也很幹淨,但阿飛卻偏偏睡不著,他從未失眠,從不 知道失眠的滋味竟如此可怕。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但突然,他也不知為什麼,竟從床上跳了起來。

他剛將劍插入腰帶,窗子已開了。

他看到一雙比鬼還可怕的眼睛正在瞪著他。

伊哭道:你和林仙兒一齊來的?

阿飛道:是。

伊哭道:好,你出來。

阿飛沒有說話,他不喜歡說話,從來不肯先開口。

伊哭道:我要殺你。

阿飛卻淡淡道:今天我卻不願殺人,你走吧。

伊哭道:今天我也不想殺人,只想殺你。

阿飛道:哦。

伊哭:你不該和林仙兒一齊來的。

阿飛目中突然射出了刀一般銳利的光,道:你若再叫她的名字,我只 得殺你了。

伊哭獰笑道:為什麼?

阿飛道:因為你不配。

伊哭格格的笑了起來,道:我不但要叫她的名字,還要跟她睡覺,你 又能怎樣!

阿飛的臉突然燃燒了起來。

他原是個很冷靜的人,從來也沒有如此憤怒過。

他的手已因憤怒而發抖。

他狂怒之下,劍已刺出。

青魔手也已揮出!

只聽叮的一聲,劍已折斷。

伊哭狂笑道:這樣的武功,也配和我動手,林仙兒還說你武功不錯。

狂笑聲中,青魔手已攻出了十余招。

阿飛幾乎連招架都無法招架了,他手上已只剩下四寸長的一截斷劍, 只能以變化迅速的步法勉強閃避。

伊哭獰笑道:你若肯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兩句話,我就饒了你。

阿飛咬著牙,鼻子上已沁出了汗珠。

伊哭道:我問你,林仙兒是不是常常陪人睡覺的,她和你睡過覺沒有 ?

阿飛狂吼一聲,手中利劍又刺出。

伊哭的青魔手已雷電般擊下,阿飛連站起來的機會都沒有,只有在地 上打滾,避開幾招,已累得力拙。

伊哭獰笑道:說呀,說出我問你的話,我就饒你不死。

阿飛道:我,我說!

伊哭的大笑聲剛發出,出手稍慢,突有劍光一閃。

伊哭平生從未見過如此快的劍光,等他看到這劍光時,劍已刺入了他 的咽喉,他喉嚨裡格格作響,面上充滿了驚懼和懷疑不信之色。

他臨死還不知道這一劍是哪裡來的?

他死也不相信這少年能刺得出如此快的一劍!

伊哭面上每一根骨肉都起了痙攣。

阿飛的目光如寒冰,瞪著他一字字道:誰侮辱她,誰就得死。

伊哭的喉嚨裡還在格格的響,連眉毛和眼睛也據曲起來,因為他想笑 ,還想告訴阿飛:你遲早也要死在她手上的。

只可惜他這句話永遠都說不出來了。

林仙兒一醒,就看到窗上有個人的影子,在窗外走來走去,她知道這 人一定是阿飛,雖想進來,卻不敢吵醒她。

若是伊哭就不會在窗外了。

林仙兒看窗上的人影,心裡覺得愉快。

她愉快的向在床上,讓阿飛在窗外又等了很久,才輕喚道:外面是小 飛嗎?

阿飛的人影停在窗口,道:是我。

林仙兒道:你為何不進來?

阿飛輕輕一推,門就開了,皺眉道:你沒有栓門?

阿飛忽然趕到床前,盯著她的臉,她的臉有些發青,也有些發腫,阿 飛的臉色也變了,急急道:你--你出了事?

林仙兒嫣然道:我若沒有睡好,臉就會腫的--昨天晚上我一直翻來 覆去的睡不著--

阿飛又痴了,他的心已溶化。

林仙兒道:你呢,你睡得好麼?

阿飛道:我也沒有睡好,有條瘋狗一直在我窗子外亂叫。

林仙兒眨了眨眼睛,瘋狗?

阿飛道:嗯,我已宰了它,將它拋在河裡了。

突聽外面傳入了一陣叮當的敲打聲,阿飛將窗子開一些,就看到店伙 正在院子裡敲著水壺,大聲道:各位客官們,你們可想知道江湖中最轟動 的消息,武林中最近發生的大事麼?保証既新鮮,又緊張,各位還可以一 邊吃著飯喝著酒。

阿飛放下窗子,搖了搖頭。

林仙兒道:你不想去聽?

阿飛道:不想。

林仙兒道:我倒想去聽聽,何況,我們總是要吃飯的。

阿飛笑了笑,道:看來這伙計拉生意的法子倒真用對了。

林仙兒掀開棉被,想坐起來,突又嚶嚀一聲,縮了回去,紅著臉道: 你還不快把衣服拿給我。

阿飛的臉也紅了,一顆心砰砰的跳個不停。

飯廳裡已快坐滿了,江湖中的事永遠充滿了刺激,無論誰都想聽聽的 ,每個人心裡多少總有些積鬱。

聽著這些江湖豪俠,武林奇俠的故事,不知不覺就會將自己和故事的 人物溶為一體,心頭的積鬱也就在不知不覺中發泄了。

靠窗的桌子上,坐著個穿著藍布長衫的老者,正閉著眼睛在那裡抽旱煙。

他身旁邊有個很年輕的大姑娘,梳著兩條大辮子,一雙大眼睛又黑又 亮,眼波一轉,就仿佛可以勾去男人的魂魄。

阿飛和林仙兒一走進來,每個人的眼睛都發了直,這位辮子姑娘的大 眼睛正不停的在他們身上轉。

林仙兒也盯著這大姑娘,忽然抿嘴一笑,悄悄道:你看她那雙眼睛, 我倒真得小心點,莫讓她把你勾了去。

他們剛要了幾樣菜和兩張餅,那老人就咳嗽了幾聲,道:紅兒,時候到了麼?

辮子姑娘道:是時候了。

老人這才張開眼來,他的人雖然又老又乾,但一雙眼睛卻很年輕,目 光一轉,每個人都覺得他眼睛正在瞪著自己。

那老人吹著碗裡的茶葉,喝了幾口茶,忽然道:梅花盜無惡不作,探花郎仗義疏財。

他目光又一掃,道:各位可知道我說的這兩人是誰麼?

辮子姑娘道:這兩人是誰呀 ?好像沒有聽說過。

孫老先生笑了笑道:那你就真是孤陋寡聞了,提起這兩人,當真是大 大有名,梅花盜數十年,只出現過兩次,但兩河綠林道中,千千百百條好漢所做的案子,加起來也沒有他一個人多。

辮子姑娘,憨笑道:好厲害--但那位探花郎又是誰呢?

孫老先生道:此人乃是位世家公子,歷代纓鼎,可說是顯赫已極,三 代中就中過七次進士,只可惜沒中過狀元,到了李探花這一代,膝下兩位 少爺更是天資絕頂,才氣縱橫,他老人家將希望全部寄托在兩位公子身上 ,只望他們能中個狀元,來彌補自己的缺陷--

辮子姑娘笑道:探花就已經不錯了,為何一定要中狀元呢?

孫老先生道:誰知大李一考,又是個探花,人都悶悶不歡,只望小李 公子能爭氣,誰知命不由人,一考之下又是個探花。老探花失望之下,沒 過兩年就去世了,接著,大李探花也得了不治之症,這位小李探花心灰意冷 ,索性辭去了官職,在家裡疏財結客,他的慷慨與豪爽,就算孟嘗復生與信陵君再世,只怕也比不上他。

他一口氣說到這裡,又喝了幾口茶。

阿飛早聽得興奮已極,有人在誇讚李尋歡,他聽了真比誇獎自己還要 高興。只聽老者接著道:這位探花郎不但才高八斗,而且還是文武全才, 幼年就經異人傳授他一身驚世駭俗的絕頂功夫。

辮子姑娘道:爺爺今天要說的,就是他們兩人的故事麼?

老者道:不錯。

辮子姑娘笑道:那一定好聽極了,只不過--只不過堂堂的探花郎, 又怎會和聲名狼籍的梅花盜牽涉到一齊了呢?

老者道:這其中自有道理。

辮子姑娘道:什麼道理?

孫老先生道:只因梅花盜就是探花郎,探花郎就是梅花盜。

阿飛只覺一陣怒氣上湧,忍不住就要發作,辮子姑娘卻已搖頭道:這 位探花既不散盡萬金家財,想必是個視金錢如糞土的人,又怎會忽然變成 了打家劫舍、貪財好色的梅花盜?我不信。

孫老先生道:莫說你不信,我也不信,所以特地去打聽了很久。

辮子姑娘道:你老人家想必一定打聽出來了。

孫老先生道:自然打聽出來了,這其中的詳情,實在是曲折復雜,詭 計離奇,而且緊張刺激,精採絕倫--說到這裡他忽然停住,又閉上眼睛 打起瞌睡來。

辮子姑娘似乎很著急,連連道:你老人家怎麼不說了?

孫老先生抽了口旱煙,又將煙慢慢的往鼻孔裡噴出來。

辮子姑娘嘟著嘴,道:剛說到好聽的地方,就不說了,豈非是吊人的 胃口。

她忽然一拍巴掌,笑道:我明白了,你老人家原來是想喝酒。

這下子不但她明白,別人也都明白了,紛紛笑著掏腰包,摸銀子,那店伙早拿著個盤子在旁邊等著收錢了。

孫老先生這才打了哈欠,接著說下去道:事情開始,是發生在興雲莊 。

辮子姑娘道:興雲莊?那莫非是龍四爺住的地方麼?那可是個好地方 。

孫老先生道:不錯,但這好地方卻本是李尋歡送給他的,順因這兩人 乃是生死八拜之交,而且龍夫人還是李探花的姑表之親---

這祖孫兩一搭一檔,居然將前些天在興雲莊發生的事情說得八九不離 十,說到李尋歡如何誤傷龍小雲,如何中伏被擒,大家都不禁扼腕嘆息, 說到林仙兒如何中夜被劫,少年阿飛的劍如何快,如何出手救了她時,孫老先生一雙炯炯有光的眼睛,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竟一直望著阿 飛和林仙兒,辮子姑娘的一雙大眼睛,也不住往他們這邊瞟。

阿飛面上雖不動聲色,心裡卻在暗暗思疑:他莫非早已知道我們是誰? 這故事莫非就是講給我們聽的?

只聽辮子姑娘道:如此說來,梅花盜莫非已死在那位飛劍客手上麼?

孫老先生道:但趙大爺、田七爺,卻認為他殺的不是梅花盜,李尋歡才是真的梅花盜。

辮子姑娘道:那麼究竟誰才是真的梅花盜呢?

孫老先生嘆道:誰也沒有見過真的梅花盜,誰也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但趙大爺、田大爺身份不同,一言九鼎,他們老說李尋歡是梅花盜,那別人也只好說李尋歡是梅花盜了,於是心眉大師就要將他押回少林寺。

他又抽了口煙,徐徐接著道:誰知到少林寺時,卻變成是李探花將心眉大師送回去的了。

這句話說出來,連林仙兒都吃了一驚,阿飛更是大覺意外,兩人都猜不出路上發生什麼事?

幸好辮子姑娘已替他們問了出來。

孫老先生道:原來押送他的心眉大師、田七和四位少林弟子都在路上 遭了苗疆極樂峒主的毒手,心眉大師中毒後才釋放了李尋歡,李尋歡見他中毒已深,只有少林寺中還可能有解藥,是以就將他送回去。

辮子姑娘一挑大姆指,讚道:這位李探花可真是位大英雄,大豪俠,若是換了別人,在這種情況下早已不顧而去,怎肯救他。

孫老先生道:話雖不錯,只可惜少林僧人們非但不感激他,還要殺他 。

辮子姑娘訝然道﹔為什麼?

孫老先生道:因為這些話都是李探花自己說出來的,少林僧人們對他 說的話,連一個字都不相信。

辮子姑娘道:可是--可是心眉大師總該為他証實才是。

孫老先生笑道:只可惜心眉大師一回到少林寺後,就已圓寂了,除了 心眉大師外,世上再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這件事的真相!

說到 這裡,四座都不禁發出了嘆息之聲。

阿飛的胸膛更似已爆裂,忍不住問道:那位李探花莫非已遭了少林寺 的毒手?

孫老先生目中似有笑意,緩緩道:少林寺雖然領袖武林,門下弟子更 無一不是絕頂高手,但若想殺死李探花,卻已非易事。

辮子姑娘也瞟了飛一眼道:但雙拳難對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李探花就算天下無敵,又怎能擋得少林的八百弟子。

孫老先生道:少林寺縱有八百弟子,無敵好手,卻又有誰敢搶先出手?又有誰敢去接小李探花的第一刀?!

辮子姑娘聽得眉飛色舞,拍手道:不錯,小李神刀,例不虛發,少林寺縱有八百弟子,也一定傷不了他的,他現在只怕早已走了。

孫老先生道:他也沒有走。

辮子姑娘怔了怔,道:為什麼。

孫老先生道:少林弟子雖然無法傷他,但他也無法殺出少林弟子的重圍,此刻是非未明,真相未白,他也不能走。

辮子姑娘道:他既不能走,也不能打,那怎麼辦呢?

孫先生道:他身在八百弟子的包圍之中,飛刀若一出手,就必死無疑 ,只因少林弟子怕的就是他手中之刀,而他的飛刀再強,卻也殺不盡八百 弟子。

辮子姑娘道:但這樣耗下去也不行呀!一個人總有支持不住的時候。

這也正是阿飛心裡焦慮之處,他自己是置身在李尋歡同樣的情況中, 實不知該如何是好。

孫老先生道:當時他們說話之處就是心眉大師圓寂的房外,雙方說僵 了,李探花就乘機進入了那禪房中。

辮子姑娘失聲道:這麼一來,他豈非自己將自己困死了?

孫老先生道:少林弟子正也因為未想到他不向外面沖,反而自入絕路 ,所以才會被他沖入禪房去,後悔已來不及了。

後悔?李尋歡既已自入絕路,他們為何還要後悔?

孫老先生接道:禪房中不但有心眉的遺體,還有一部少林寺珍藏的經 典,他們投鼠忌器,更不敢進去動手了。

辮子姑娘道:但他們老在外面將這禪房圍住,用不了幾天,李探花豈 非就要被餓死,渴死了!

孫先生道:少林弟子想必也是打的這個主意,怎奈他們的五師叔心樹 還在那禪房,而且又被李探花制住,他們難道能將他們的五師叔也一齊餓 死麼?

辮子姑娘道:當然不能。

孫先生道:所以他們只有將食物和水送進去,心樹餓不死,李探花自 然也餓不死了。

辮子姑娘拍手笑道:少林寺號稱武林聖地,數百年來,誰也不敢妄越 雷池一步,但李探花單槍匹馬一個人,就將少林寺搞得人仰馬翻,少林八 百弟子非但拿他無可奈何,還得每天請他吃喝,還生怕送去的東西不中他 的意---

她吃吃笑道:這位李探花可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這故事好聽極了。

聽到這裡,飛是熱血沸騰,不能自主,只恨不得能跳起來告訴別人: 李尋歡就是我的朋友,好朋友--

無論誰有李尋歡這種朋友,都值得驕傲的。

但那孫老先生卻又長長嘆息了一聲道:不錯,李探花是位了不起的英 雄豪俠,只可惜這位大英雄遲早還是免不了要埋骨少林寺的。

辮子姑娘道:為什麼?

孫老先生有意無意間又瞟了阿飛一眼,道:除非有人能証明李尋歡不 是梅花盜,能証明心眉大師的確是被五毒童子所害,否則少林寺弟子就絕 不會放他走!

辮子姑娘道:有誰能為他証明呢?

孫老先生默然半晌,長嘆道:普天之下,只怕連一個人都沒有!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