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二十八章 要人命的金錢

也不知過了多久,巷堂盡頭突然傳來一陣篤、篤、篤、篤--之聲, 聲音單調而沉悶。

但這聲音在這種時候聽來,卻另有一種陰森詭秘之意,每個人心頭都 好像被棍子在敲。

篤、篤、篤--簡直要把人的魂都敲散了。

四個黃衫人對望了一眼,忽然一齊站了起來。

淒涼的夜色中,慢慢地出現了一條人影!

這人的左腿已齊根斷去,柱著根拐杖。

暗淡的燈光從小店裡照出來,照在這人臉上,只見這人蓬頭散發,面 如鍋底,臉上滿是刀疤!

三角眼,掃地眉,鼻子大得出奇,嘴也大得出奇,這 張臉上就算沒有 刀疤,也已醜得夠嚇人了。

無論誰看到這人,心裡難免要冒出一股寒氣。

四個黃衫人竟一齊迎了出去,躬身行禮。

這獨腿人已擺了擺手。

篤、篤、篤--人也走入了小店。

孫駝子這時看出他身上穿的也是件杏黃色的長衫,卻將下擺掖在腰帶裡,已臟得連顏色都分不清了。

這件髒得要命的黃衫上,卻鑲著兩道金邊。

青面漢子瞧見這人走進來,臉色似也變了變。

那辮子姑娘更早已扭過頭去,不敢再看。

獨腿人三角眼裡光芒閃動,四下一掃,看到那青面漢子時,他似乎皺 了皺眉,轉身道:你們辛苦了。

他相貌兇惡,說起來卻溫和得很,聲音也好聽。

四個黃衫人齊地躬身道:不敢。

獨腿人道:全都帶來了麼?

黃衫人道:一共四十九人,全都到齊了。

獨腿人道:你能確定他們是為那件事來的麼?

黃衫老人道:在下等已調查確實,這些人都在三天內趕來的,想必都 是為了那件事而來,否則怎會不約而同地來到這裡?

獨腿人點了點頭,道:調查清楚了就好,咱們可不能錯怪了好人。

黃衫老人道:是。

獨腿人道:咱們的意思,這些人明白沒有?

黃衫老人道:只怕還未明白。

獨腿人道:那麼你就去向他們說明白。

黃衫老人道:是。

他慢慢地走了出去,緩緩道:我們是什麼人,各位想必已知道了,各位的來意,我們也清楚得很。

接著道:各位想必都接到了同樣的一封信,才趕到這裡來的。

大家既不敢點頭,又握說錯了話,只能在鼻子裡嗯了一聲,幾十個人 鼻子裡同時出聲,那聲音實在奇怪得很。

黃衫老人道:但憑各位的這點本事,就想來這裡打主意,只怕還不配 ,所以各位還是站在這裡,等事完再動的好,我們可以保証各位的安全, 只要各位站著不動,絕沒有人會來傷及各位毫髮。

他淡笑道:各位想必都知道,我們不到不得已時,是不傷人的。

他說到這裡,突然有人打了個噴嚏。

那人正是水蛇胡媚。

女人為了怕自己的腰肢看來太粗,寧可凍死也不肯多穿件衣服的,大 多數女人都有這種毛病。

胡媚這種毛病更重。

她穿得既少,巷堂裡的風又大,她一個人站在最前面,恰好迎著風口 ,吹了半個多時辰,怎會不著涼。

胡媚一打噴嚏,頭上頂著的銅錢就跌了下來。

只聽叮的一聲,銅錢掉在地上,骨碌碌流通出去好遠,不但胡媚立刻面無人色,別的人臉色也變了。

黃衫老人皺了眉道:我們的規矩,你不知道?

胡媚顫聲道:知--知道。

黃衫老人搖了搖頭,道:既然知道,你就未免太不小心了。

胡媚身子發抖道:晚輩絕不是故意的,求前輩饒我這一次。

黃衫老人道:我也知道你不會是故意的,卻也不能壞了規矩,規矩一 壞,威信無存,你也是老江湖了,這道理你總該明白。

胡媚轉過頭,仰面望著胡非,哀喚道:大哥,你--也不替我說句話 ?

胡非緩緩閉起眼睛,面頰上肌肉不停顫動,道:我說了話又有什麼用 ?

胡媚淒笑道:我明白--我不怪你!

她目光移向楊承祖:小楊你呢?--我就要走了,你也沒有話對我說 ?

楊承祖眼睛直勾勾地瞪著前面,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胡媚道:你難道連看都不願看我一眼?

楊承祖索性將眼睛也閉上了。

胡媚突然笑了起來,指著楊承祖道:你們大家看看,這就是我的情人 ,這人昨天晚上還對我說,只要我對他好,他不惜為我死的,但現在呢? 現在他連看都不敢看我,好像只要看了我一眼,就會得麻瘋病似的--

她笑聲漸漸低沉,眼淚卻已流下面頰,喃喃道:什麼叫做情?什麼叫 做愛?一個人活著又有什麼意思?真不如死了反倒好些,也免得煩惱--

說到這裡,她忽然就地一滾,滾出七八尺,雙手齊揚,發出了數十點 寒星,帶著尖銳的風聲,擊向那黃衫老人。

她身子也已凌空掠過,似乎想掠入高牆。

水蛇胡媚以暗器輕功見長,身手果然不俗,發出的暗器又多、又急、 又準、又狠!

黃衫老人,卻只是淡淡地皺了皺眉,道:這又何苦?

他說話走路都是慢吞吞的,出手卻快得驚人,這短短四個字說完,數十點寒星已都被他卷入袖中。

胡媚人剛掠起,驟然覺得一股大力襲來,身子不由自主砰的撞到牆上 ,自牆上滑落,耳鼻五官都已沁出了鮮血。

黃衫老人道:你本來可以死得舒服些的,又何苦多此一舉。

胡媚手捂著胸膛,不停地咳嗽,咳一聲,一口血。

黃衫老人道:但你臨死前,我們還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胡媚道:這也是你們的規矩?

黃衫老人道:不錯。

胡媚道:我無論要求什麼事,你們都答應我?

黃衫道:你若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我們可以替你去做,你若有仇未報 ,我們也可以替你去復仇!

他淡淡地笑了笑,悠然接著道:能死在我們手上的人,運氣並不錯。

胡媚露出了一種異樣的光芒,道:我既已非死不可,不知可不可以選 個人來殺我。

黃衫老人道:那也未嘗不可,卻不知你想選的是誰?

胡媚咬著嘴唇,一字字道:就是他,楊承祖!

楊承祖臉色立刻變了,顫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難道想害我?

胡媚道:你對我雖是虛情假意,我對你卻是情真意濃,只要能死在你的手上,我死也甘心了。

黃衫老人道:殺人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難道從未殺過人麼?

他揮了揮手,就有個黃衫大漢拔出了腰刀,走過去遞給楊承祖,笑道 :這把刀快得很,殺人一定用不著第二刀!

楊承祖情不自禁搖了搖頭,道:我不--

剛說到不字,他頭頂上的銅錢也掉了下來。

叮的一聲,銅錢掉在地上,直滾了出去。

楊承祖整個人嚇呆了。

胡媚瘋狂般大笑起來,格格笑道:你說過,我若死了,你也活不下去 ,現在你果然要陪我死了,你這人總算還有幾分良心--

楊承祖全身發抖,突然狂吼一聲,大罵道:你這妖婦,你好毒的心腸 !

他狂吼著奪過那把刀,一刀砍在胡媚脖子上,鮮血似箭一般飛濺而出 ,染紅了楊承祖的衣服。

他喘著氣,發著抖,慢慢地抬起頭。

每個人的眼睛都在冷冷在望著他。

夜色淒迷,不知何時起了一片乳白色的濃霧。

楊承祖跺了跺腳,反手一刀向自己的脖子上抹了過去。

他的屍體正好倒在胡媚身上。

孫駝子這才明白這些人走路時為何那般小心了,原來要是產一不小心 將頭頂上的銅錢掉落,就非死不可。

這些黃衫人的規矩不但太可怕,也太可惡。

那青面漢子根本無動於衷,對這種事似已司空見慣。

就在這時,那獨腿人忽然站了起來,慢慢地走到那青面瘦長漢子的桌前,在對面坐下。

青面漢子慢慢地抬起頭,盯著他。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孫駝子卻忽然緊張起來,就好像有什麼可怕的事立刻就要發生了。

他覺得這兩人的眼睛都像是刀,恨不得一刀刺入對方的心裡。

霧更重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獨腿人臉上忽然露出一絲微笑。

他笑得很特別,很奇怪,一笑起來,就令人立刻忘了他的兇惡和醜陋 ,變得說不出的溫柔親切。

他微笑著道:閣下是什麼人,我們已知道了。

青面漢子道:哦!

螯腿人道:我們是什麼人,閣下想必也已知道。

青面漢子冷道:近兩年來不知道你們的人,只怕很少。

獨腿人笑了笑,慢慢地自懷中取出了一封信。

這封信和那黃衫人取出的一樣,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就連孫 駝子也忍不住想瞧瞧信封上寫的是什麼。

獨腿人將這封信用手壓在桌上了,微笑著道:閣下不遠千裡而來,想 必也是為了這封信來的。

青面漢子:不錯。

獨腿人道:閣下可知道這封信是誰寫的麼?

青面漢子:不知道。

獨腿人道:據我們所知,江湖中接到這樣信的至少有一百多位,但卻 沒有一個人知道信是誰寫的,我們也曾四下打聽,卻連一點線索也沒有。

青面漢子道:若連你們也打聽不出,還有誰能打聽得出!

獨腿人道:我們雖不知道信是誰寫的,但他的用意我們卻已明白。

青面漢子道:哦?

獨腿人道:他將江湖中成名的豪傑引到這裡來,為的就是要大家爭奪埋在這裡的寶物,然後自相殘殺!他才好得漁翁之利。

青面漢子道:既然如此,你們為何要來?

獨腿人道:正因他居心險惡,所以我們才非來不可。

青面漢子道:哦?

獨腿人笑了笑道:我們到這裡來,就為的是要勸各位莫要上那人的當 ,只要各位肯放手,這一場禍事就可以消弭於無形了。

青面漢子冷笑道:你們的心腸倒真不錯。

獨腿人似乎根本聽不出他話中的刺,還是微笑道:我們只希望能將大 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讓大家都能安安靜靜地過幾年太平日子。

青面漢子道:其實此間是否真有寶藏,大家誰也不知道。

獨腿人拊掌道:正是如此,所以大家若是為了這種事而拼命,豈非太不值得了。

青面漢子道:但我既已來了,好歹也得看他個水落石出,豈是別人三 言兩語就能我打發走的。

獨腿人立刻沉下了臉,道:如此說來,閣下是不肯放手的了?

青面漢子冷笑道:我就算放了手,只怕也輪不到你們!

獨腿人道:除了閣下外,我倒想不出還有誰能跟我們一爭長短的。

他將手裡的鐵拐重重一頓,只聽篤的一聲,火星四濺,四尺多長的鐵 拐,赫然已有三尺多插入地下。

青面漢子神色不變,冷冷道:果然好功夫,難怪百曉生作兵器譜,要 將你這只鐵拐排名第八。

獨腿人厲聲道:閣下的蛇鞭排名第七,我早就想見識見識了!

青面漢子:我也正想要你們見識見識!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