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四十章 奸情

阿飛道:這兩年來,我日子的確過得很平靜--我一生中從未有過如 此安定平靜的日子,她--她也的確對我很好。

李尋歡笑道:聽到你說這些話,我也很高興,太高興了--

他自然不願被阿飛看出他笑得有些不自然,嘴裡說著話,頭已轉了過 去,四面觀望著,突然又道:你的劍呢?

阿飛道:我已不用劍了。

李尋歡這才真的吃了一驚,失聲道:你不用劍了?為什麼?

阿飛道:劍是兇器,而且總會讓我想起那過去的事。

李尋歡道:這是不是她勸你的?

阿飛道:她自己也放棄了一切,我們都想忘記過去,從頭做起。

李尋歡點頭,道:很好,很好,很好--

他本來像是還有話要說的,但這時林仙兒的呼聲已響起,菜已擺上桌 了,老爺們還不想回來麼?

菜不多,卻很精致。

林仙兒的菜居然燒得這好,倒也是件令人想不到的事。

除了菜之外,桌上當然還有酒,但酒杯裡裝的卻是茶。

林仙兒道:山居簡陋,倉促間無酒為敬,只好以茶作酒了。

李尋歡笑道:幸好我還帶了半瓶酒來--

他目光四轉,終於找到了方才擺在椅子角落裡的那酒瓶,先將自己杯 中的茶一飲而盡,向阿飛道:來,你也快把茶喝完,我替你倒酒。

阿飛沒有說話。

阿飛突然道:我戎酒了。

李尋歡又吃了一驚,失聲道:你戎酒了?為什麼?

阿飛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

林仙兒道:酒喝多了,對身體總不太好的,李大哥,你說是嗎?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笑了:不錯,酒喝多了,就會變得像我這樣子, 我若能倒退十幾二十年,我一定也要戎酒的。

阿飛低下頭,開始吃飯。

他看來又有些心不在焉,剛夾起個肉丸,就掉在桌上。

林仙兒白了他一眼,道:你看你,吃飯就像個孩子似的,這麼不小心 。

阿飛默默的,又將掉在桌上的肉丸夾起。

林仙兒又白了他一眼,柔聲道:你看你,肉丸掉在桌上,怎麼還能吃呢?

她自己夾起個肉丸,送到阿飛嘴裡。

晚飯的菜比午飯更好,然後,天就黑了。

李尋歡睡在阿飛的床上,阿飛睡在客廳裡。

林仙兒親自為他們換上了乾淨的被單,舖好床,又將一套乾淨的衣服放在阿飛的床頭。

我喜歡小飛每天換衣服。

臨睡前,她打了盆水,看著阿飛洗手洗臉,等阿飛洗好了,她又將手 巾拿過來,替阿飛擦耳朵。

阿飛睡下去,她就替他蓋好被。

這裡比較冷 ,小心晚上著了涼。

她對阿飛服侍得實在是無微不至,就算是一個最細心的母親,對她自 己的孩子也未必有如此體貼。

阿飛應該算是幸福極了。

但也不知為什麼,李尋歡卻有點不明白,他實在不知道阿飛這種生活 是幸福?還是痛苦?

李尋歡也不知是覺得可笑,還是很可悲。

外面鼻息沉沉,阿飛果然一沾枕頭就已睡著。

李尋歡卻沒有這麼好的神氣,自從三歲以後,他就從來了沒有這麼早睡過,殺了他也睡不著。

林仙兒的屋裡一點動靜都沒有,也像是睡著了。

李尋歡披衣起床,悄悄走了出去,

有很多事他都想找阿飛聊聊。

但阿飛卻睡著很沉,推也推不醒,就算是條豬也不會睡得這麼沉的, 何況是比狼還有警覺的阿飛。

李尋歡站在阿飛床頭,沉思著,面上露出了憤憤的表情

“她每天都睡得很早--從不出去--”

“天一黑我就睡了,一覺睡到天亮,從不會醒。”

李尋歡記得今天晚上吃的湯是排骨湯,燉得很好,阿飛喝了很多,林仙兒也一直在勸著李尋歡多喝些。

幸好排骨湯是用筍子燉的,李尋歡雖不俗,卻從來不吃筍。幸好他又是個從不忍當面拒絕別人好意的人。

他雖然沒有拒絕,卻趁林仙兒到廚房去添飯的時候,將她盛給他的一 大碗湯給阿飛喝了。

他記得林仙兒回來看到他的湯已空,笑得更甜。

她在湯裡放了什麼迷藥?

每天晚上一大碗湯,所以阿飛每天都睡得很沉。

阿飛睡沉了,她無論去做什麼,阿飛也不會知道。

但她為何不索性在湯裡放些毒藥?

這自然是因為阿飛還有利用的價值。

李尋歡目中射出了怒火,突然轉身,用力去拍林仙兒的門。

門裡沒有聲音,沒有回應。

李尋歡一生中從未踢破過別人的房門,闖入別的屋子。

但這一次卻是例外。

屋子裡果然沒有人,林仙兒到哪裡去了?

這一次,他算準林仙兒必定在這小樓上。

他正考慮是否現在就闖進去,小樓上的門突然開了。

一個人慢慢的走了出來,看來也和上官飛一樣,神情雖然很愉快,卻 顯得有些疲倦。

從門裡射出的燈光,照在他身上。

李尋歡本不是個容易吃驚的人,但一看到他,就又吃了一驚。

他再也想不到從這扇門裡走出的人,竟是郭嵩陽!

只見門裡面伸出一雙白生生的手,拉著郭嵩陽的手。

晚風中傳來一陣陣低語,似在珍重再見,再三叮嚀。

過了很久,郭嵩陽才慢慢走下樓梯。

他走得很慢,不時回頭,顯然還有些捨不得走。

但小樓上的門卻已關了--

這小樓上究竟是天堂,還是地獄?

李尋歡不但覺得很悲哀,也很憤怒,他悲哀是為了阿飛而悲哀,憤怒 也是為了阿飛而憤怒。

他幾乎從未如此憤怒過。

方才他已忍不住要衝過去,當面揭穿林仙兒的秘密,但郭嵩陽也可算是他的朋友,而且也是個男子漢!

他不忍令郭嵩陽難堪。

只見郭嵩陽仰首望天,長長吸了口氣。

但走了兩步,他腳步突又停住,厲聲道:是什麼人躲在那裡,出來!

嵩陽鐵劍果然不愧是當今天下頂尖高手,他的警覺之高,反應之快, 都絕非上官飛可比。

無論從什麼地方走出來,他頭腦還是能保持清醒,但他卻也絕對想不 到從樹後走出來的人竟是李尋歡!

從小樓到停車愛醉楓林晚並不遠,兩人在這段路上說的話也不多,而 且都沒有說出自己心裡想說的話。

但有些話遲早總是要說出來的。

他們坐在酒店的屋脊上,開始喝酒。

李尋歡在很多地方都喝過酒,但坐在屋脊上喝酒,還是生平第一次, 他發覺這真是喝酒的好地方。

現在,一壇酒也只剩下半壇了。

郭嵩陽喝得真不少--有李尋歡這樣的酒伴,有清風明月沽酒,無論 誰都會多喝幾杯的。

郭嵩陽忽然道:你--你自然知道我到那樓上去做什麼。

李尋歡道:我知道你是男人。

郭嵩陽道:你自然也知道在那樓上的人是誰?

李尋歡道:是。

郭嵩陽道:我--並不常來找她。

李尋歡道:哦?

郭嵩陽道:我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來找她。

李尋歡默默的點了點頭。

郭嵩陽道:我也認得很多女人,但她卻是最能令我愉快的一個。

李尋歡沉默道:你可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女人麼?

郭嵩陽喝了口酒,道:我認得她已有很久了。

李尋歡道:她對你怎樣?

郭嵩陽笑了,道:她會對我怎樣?這種女人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只看那男人是不是有被她利用的價值。

李尋歡道:你也知道她在利用你?

郭嵩陽又笑了道:我當然知道,但我卻一點也不在意,因為我也在利 用她。只要她能給我愉快,我付出代價有何妨。

李尋歡點了點頭,道:這的確是很公平的交易,可是--你們的交易 若是傷害到別人,你也不在意麼?

郭嵩陽道:會傷害到誰?

李尋歡道:自然是愛她的人。

郭嵩陽嘆了口氣,道:我有時真不懂,女人為什麼總是要傷害愛她的 人?

李尋歡笑了笑,道:這也許是因為她只能傷害愛她的人,你若不愛她 ,怎麼被她傷害?你若不愛她,她無論做什麼事,你根本都不會放在心上 。

郭嵩陽微笑道:你對女人好像了解得很多。

李尋歡道:世上絕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真的了解女人,若有誰認為自 己很了解女人,他吃的苦頭一定比別人更大。

郭嵩陽沉默很久緩緩道:阿飛真的很愛她?

李尋歡道:是。

郭嵩陽道:我知道她是阿飛的朋友,也知道阿飛是你的朋友。

李尋歡沒有說話。

郭嵩陽道:但我卻不認得阿飛,也從未見到過他。

李尋歡道:你用不著解釋,我並沒有怪你。

郭嵩陽又沉默了很久,問道:阿飛現在還和她在一起麼?

李尋歡道:是。

他長嘆一聲,道:他愛她雖比你深得多,但他和她的關系卻還不及你 親密。

郭嵩陽很詫異道:難道她沒有和他--

李尋歡苦笑道:無論誰都可以,就是他不可以。

郭嵩陽道:為什麼?

李尋歡道:因為他尊敬她,從不願勉強她,她是他心目中的聖女-- 她自然希望他永遠保留這種印象。

他苦笑道:其實女人是生來被人愛的,而不是被人尊敬的,男人若對 一個根本不值得尊敬的女人尊敬,換來的一定是痛苦和煩惱。

郭嵩陽道:如此說來,她的所做所為,阿飛一點也不知道?

李尋歡道:完全不知道。

郭嵩陽道:你為何不告訴他?

李尋歡道:我縱然告訴他,他也不會相信,一個男人若是愛上了一個 女人,他的耳朵就會變聾,眼睛也會變瞎,明明很聰明的人也會變呆 子。

郭嵩陽沉吟道:你難道要我去告訴他?

李尋歡黯然:他是個很有作為的青年,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忍心眼看他敗在這種女人的手上。

郭嵩陽默默無語。

李尋歡道:我生平從未求人,但這一次--

郭嵩陽突然打斷他的話,道:可是--我說的話,他就會相信麼?

李尋歡道:至少你和她的關系,她總不能完全否認的。

郭嵩陽霍然長身而起,道:好,我陪你去。

李尋歡緊握住他的手,道:我的確沒有看錯你,我相信你和阿飛也一 定會變成很好的朋友。

郭嵩陽道:好朋友只要有一個就已足夠,他能交到一個像你這樣的朋 友,已可算是不虛此生了!

木屋裡竟沒有人!

阿飛睡過的床,還舖在客廳裡,廚房裡還擺些昨夜吃剩下的茶,但燉湯的湯鍋卻已空了,而且也已洗得乾乾淨淨。

林仙兒的臥房裡一切東西都還是老樣子,被李尋歡闖破的門在風中微微搖晃著,不時發出吱吱的聲響。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