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第五十三章 騙 局

龍嘯雲勉強一笑,道:一個人的名字也許會起錯,但外號卻是絕不會起錯的,有的人明明其笨如牛,也可以起個名字叫聰明,但一人的外號若是瘋子,他就一定是個瘋子。

李尋歡本來不想說話的,卻忍不住道:但一個人若是太聰明了,知道的事太多,也許慢慢地變成個瘋子。

龍嘯雲道:哦?

李尋歡苦笑道:因為到了那種時候,他就會覺得做了瘋子就會變得快樂些,所以有些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他明明想做瘋子,卻做不到。

龍嘯雲又笑了,道:幸好我一向不是個聰明人,也永遠不會有這種煩惱。

他當然不會有這種煩惱,他根本不會有任何一種煩惱。

因為他已將各種煩惱全都給別人了。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低著頭,慢慢地喝了杯酒。

龍嘯雲只是靜靜地瞧著,等著。

因為他知道李尋歡酒喝得很慢的時候,心裡一定有句很重要的話要說 。

又過了很久,李尋歡才抬起頭,道:大哥--

龍嘯雲道:嗯。

李尋歡果然道:我心裡一直有句話要說,卻不知該不該說出來。

龍嘯雲道:你說。

李尋歡道:無論如何,我們已是多年的朋友。

龍嘯雲道:不是朋友,是兄弟。

李尋歡道:我是個怎麼樣的人,大哥你也該早已明白。

龍嘯雲道:是--

雖然只說了一個字,卻說得很慢很慢,而且目中還似乎帶著些慚愧。

他畢竟也是個人。

無論什麼樣的人,多少總有些人性。

李尋歡道:那麼,大哥償無論要我做什麼,都該當面對我說明才是,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去想法子做到。

龍嘯雲慢慢地舉起酒杯,彷彿要用酒杯擋住自己的臉。

李尋歡為他做的,實在已太多了。

過了很久,長長嘆了口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時間有時會改變許多事。

李尋歡目中的痛苦之色更重,黯然道:我也知道大哥你對我有些誤會 --

龍嘯雲道:誤會?

李尋歡道:是誤會,完全是誤會,但有些事,大哥你本不該誤會我的 。

龍嘯雲目中突也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但也有件事我絕沒有誤會。

李尋歡道:哪件事?

這句話問出來,他已後悔了。

他本就該知道的,可怕的是,龍小雲這十來歲的孩子,居然也像是猜出了他父親要說的是什麼了,彎著腰,悄悄的退了出去。

龍嘯雲沉默了很久,笑道:我知道你這些年來一直都很痛苦。

李尋歡勉強道:大多數人都有痛苦。

龍嘯雲道:但你的痛苦比別人都深得多,也重得多。

李尋歡道:哦?

龍嘯雲道:因為你將你最心愛的人,讓給了別人做妻子。

杯中的酒潑出,因為李尋歡的手在抖。

龍嘯雲道:但你的痛苦還不夠深,因為一個人若是肯犧牲自己成本別 人,他就會覺得自己很偉大,這種感覺就會將他的痛苦減輕。

這話不但很尖銳,而且也不能說沒道理。

只不過這種道理並不是絕對的。

龍嘯雲的手也在抖,道:真正的痛苦是什麼,也許你還不知道。

李尋歡道:也許--

龍嘯雲道:當一個男人知道倔的妻子原來是別人讓給他的,而且他的妻子一直還是在愛著那個人,這才是最大的痛苦!

這的確是最大的痛苦。

不但是痛苦,而且還是種羞辱。

這種話本是男人死也不肯說出來的,因為這種事對他自己的傷害實在 太大、太重!

沒有人能忍心對自己如此羞辱,如此傷害。

但龍嘯雲現在卻將這種事說了出來,在李尋歡面前說了出來。

李尋歡的心在往下沉。

他從龍嘯雲的這句話中,發現兩件事:第一:龍嘯雲的確也很痛苦, 而且痛苦也很深,所以他才會變,變得這麼厲害,若是換了別的男人,或許也會變成這樣子的。

李尋歡忽然覺得他也是個很可憐的人。

第二:龍嘯雲既已在他面前說出了這種話,只怕就絕不會再放過他!

生死之間,李尋歡本看得很淡。

但現在他能死麼?

話說得並不多。

但每句話都說得很慢,而且每句話說出來之前,都考慮得很久,停頓得很久。

是陰天,天很低。

所以雖然還沒到掌燈的時候,天色已不知不覺很暗了。

龍嘯雲的面色卻比天色還暗。

他舉起酒杯,又放下,舉起,再放下--

他並不是不能喝酒,而是不願喝,因為他覺得喝酒會使人變得衝動, 最冷酷的人,若是衝動起來,也會變得有些感情了。

又過了很久,龍嘯雲終於緩緩道:今天我說的話,本是不該說的。

李尋歡淡淡地笑了,道:每個人偶爾都會說出一些他不該說的話,否 則他就不是人了。

龍嘯雲道:今天我請你來,也不是為了要說這些話。

李尋歡道:我知道。

龍嘯雲道:你可知道我請你來是為了什麼?

李尋歡道:我知道。

龍嘯雲第一次露出了驚訝之色,動容道:你知道?

李尋歡又重復了一句,道:我知道。

他沒有等龍嘯雲再問,接著道:你認為興雲莊園中真有寶藏?

龍嘯雲這次考慮得更久,才回答了一個字。

是。

李尋歡道: 你認為我知道寶藏在哪裡?

龍嘯雲道:你應該知道。

李尋歡笑了笑道:我這人一向有個毛病--

龍嘯雲道:毛病?什麼毛病?

李尋歡道:我的毛病就是不該知道的事我全知道,該知道的我反而不 知道。

龍嘯雲的嘴閉上了。

李尋歡道:其實你也應該知道,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個騙局--

龍嘯雲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道:我相信你,因為我知道你絕不會說謊 。

他凝注著李尋歡,緩緩道:若說這世上還有一個我可以信任的人,那 個人就是你,若說這世上我還有一個朋友,那人也是你!我說的任何話也許都是假的,但這句話卻絕不是騙你。

李尋歡也在凝注著他,長長嘆息著道:我也相信你,因為--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又不停地咳嗽起來。

等他咳完了,龍嘯雲才替他接了下去,道:你相信我,因為你知道你 已沒有被我利用的價值,我已不必再騙你,是不是?

李尋歡以沉默回答了這句話。

龍嘯雲站了起來,慢慢地踱了兩個圈子。

屋子裡很靜,他的腳步聲卻越來越重,顯見他的心也有些不安--也許只不過是故意讓李尋歡覺得他的心很不安。

然後,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停在李尋歡面前,道:你一定認為我會殺你。

李尋歡的神情很平靜,平靜得令人無法想像,淡淡道:無論你怎麼樣做,我都不怪你。

龍嘯雲道:但我絕不會殺你。

李尋歡道:我知道。

龍嘯雲道:不錯,你當然知道,你一向很了解我。

他突又變得有些激動,接著道:因為我縱然殺了你,也挽不回她的心 ,只有令她更恨我。

李尋歡長長嘆了口氣,道:人生中本有些事是誰也無可奈何的。

無可奈何。

這四字看來雖平淡,其實卻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

遇著了這件事,你根本無法掙扎,無法奮鬥,無法反抗,就算你將自己的肉體割裂,將自己的心也割成碎片,還是無可奈何。

就算你寧可身化成灰,永墮鬼獄,還是挽不回你所失去的--也許你根本就永遠未曾得到。

龍嘯雲的拳緊握,聲音也嘶啞,道:我雖不殺你,也不能放你。

李尋歡慢慢地點了點頭。

因為我還有被你利用的價值。

但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無論龍嘯雲如何傷害他,出賣他,但直到現在,他還沒有說過一句傷害到龍嘯雲的話。

龍嘯雲的拳反而握得更緊,因為只有在李尋歡面前,他才會覺得自己的渺小,自己的卑賤。

所以李尋歡那種偉大的友情非但沒有感動他,反而他更憤怒。

他緊握著拳,瞪著李尋歡,緩緩道:我要帶你去見一個人,這人早就 想見你了,你--你或許也很想見他。

屋子很大。

這麼大的屋子,只有一個窗戶,很小的窗戶,離地很高。

窗戶是開著的,看不到窗外的景色。

門也很小,肩稍寬的人,就只能側著身子出入。

門也是開著的。

牆上漆著白色的漆,漆得很厚,仿佛不願人看出這牆是石壁,是土, 還是銅鐵所做。

角落裡有兩張床。

木床。

床上的被褥很幹淨,卻很簡樸。

除此之外,屋裡就只有一張很大的桌子。

桌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帳冊、卷宗。

一個人正站在桌子前翻閱著,不時用朱筆在卷宗上勾畫、批發,嘴裡偶爾會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他是站著的!

因為屋裡沒有椅子,連一張椅子都沒有。

他認為一個人只要坐下來,就會令自己的精神鬆弛,一個人的精神若 鬆弛,就容易造成錯誤。

一點微小的錯誤,就可能令數件事失敗--這正如堤防上只要有一個 很小的裂口,就可能崩潰。

他的精神永不鬆弛。

他永無錯誤。

他從未失敗。

還有個人站在他身後。

這人的身子站得更直、更挺,就像是槍桿。

他就這樣站著,也不知站了多久,連一根手指都沒有動過。

也不知從哪裡飛來一個蚊子,在他眼前飛來飛去,打著轉。

他眼睛連眨都未眨。

蚊子儀在他鼻尖上,開始吸血。

他還是不動。

他整個人似已完全麻木,既不知痛癢,也不知哀樂。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活著的。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