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C Navigation ConsoleFortuneCity ad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標 題: 仙劍奇俠傳(小說)第七部

仙劍奇俠傳(小說)


【入贅】

  到了屋內,林天南說:「李少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身手,劍法更是精妙絕倫, 相貌亦是出類拔萃,能得少俠為婿實在是小女的福氣呀∼呵呵呵!」李逍遙說:「 晚輩只是僥倖....其實....」林天南道:「對了∼適才見你使的劍法....可是蜀山 仙劍派的御劍術?」李逍遙說:「是的....。」林天南道:「原來你是獨孤劍聖的 弟子呀,呵呵∼實在是太巧了,老夫和尊師是十幾年的拜把兄弟,算起來你還是老 夫的師姪呢!」李逍遙道:「獨孤....劍聖....?不....不對啊!」林天南道:「 哦!不是嗎?」李逍遙道:「實不相瞞,晚輩因緣而得一名醉道人傳授一招劍法, 晚輩本想向他拜師,但是未能如願。」林天南道:「哦....沒有師承嗎?沒關係, 這也沒啥重要的,老夫關心的,是你跟如兒的婚事啊!」又說:「我林家三代單傳 ,而老夫又只有如兒這麼一個女兒,所以老夫希望你能入贅到我們林家,好繼承我 林家的產業。」李逍遙說:「晚輩萬萬承擔不起!」劉晉元走進來說:「世伯且慢 !月如怎能嫁給他?」林天南說:「有何不能?」劉晉元說:「您明知我不會武功 ,卻以比武來決定月如的婚事。」林天南說:「既是比武招親,擂台勝負已分.... 。」劉晉元說:「不!這不能算數的,月如的終身大事怎可如此草率!」李逍遙說 :「對!不能算....」林天南說:「住口!月如是我女兒,這件事你有何資格反對 ?」劉晉元說:「我....請您把月如許配給我!改明兒我叫我爹派人上們提親。」 林天南道:「月如跟本就不喜歡你。更何況你一介書生,如何繼承我南武林盟主之 位?」劉晉元說:「我....我....我明白了....李兄∼我祝福你跟月如∼。世伯, 請代我向月如告別....我決定回京城去了。」李逍遙道:「劉兄....!」劉晉元就 走了。林天南說道:「就這麼決定了!呵呵呵....能得少俠為婿,實乃小女福氣。 」李逍遙說:「我與令嬡略有誤會,才上擂台比武,招親這....這事還請前輩三思 。」林天南道:「難道少俠嫌棄小女?」李逍遙說:「真是對不起,在下尚有要事 在身,這婚姻大事並非兒戲,晚輩不敢輕言承諾,只怕辜負了小姐。」林天南說: 「還有甚麼事比取妻重要?」趙靈兒說:「逍遙哥哥....如果你....我....可以自 己去苗疆,你不必顧慮我....沒關係。」李逍遙說:「這怎麼行!說好的要帶妳去 苗疆找媽媽,怎能輕諾食言!」趙靈兒說:「我....我拖累了你。」林天南道:「 你要離開!難道你想毀婚?入贅我林家有哪一點不好?」李逍遙說:「我比武得勝 ,只想依照約定化解誤會,並未想到婚姻一曾。」林天南說:「誰不知蘇州林家乃 江南名門,雖稱不上富可敵國,但亦是一方豪賈,我女兒雖不是傾國美女,亦是花 容月貌的閨秀,多少名門公子想娶都娶不到,諒你也沒理由嫌棄她!」林天南說: 「是為了她嗎?她是你什麼人?」李逍遙說:「她....跟我....這....因為這件事 來的太過突然,況且未稟明家中長輩,怎敢私自婚娶?」林天南說:「說的也對! 我馬上派人去請你嬸嬸過來,到時候再談下聘的事,你們二人就先在這住下來吧! 」轉頭又說:「春蘭!替趙姑娘在西廂房準備一間客房,秋菊!帶姑爺到東廂房去 歇息。」春蘭道:「是....老爺!」

  到了東廂房,春蘭問:「姑爺∼您若是還有任何需要的請儘量吩咐我們下人, 奴婢先下去了。」李逍遙東張西望說道:「哇....好漂亮的房子,大戶人家就是不 一樣。」李逍遙出門看到一丫鬟問道:「和我在一起的那位姑娘在哪呀?」那丫鬟 說:「花園一直走就到了西廂房了。」說完李逍遙就往西廂房走去。

  到了西廂房,李逍遙看見靈兒,問道:「靈兒妳怎麼了?看妳臉色似乎不太好 呢!」靈兒說:「我....胸口很悶,頭有點疼,不過....不礙事的。」逍遙說:「 哎呀∼病了可就不好,早點睡....別著涼了。」靈兒說:「逍遙哥哥∼你還記不記 得姥姥死的時候對你說的....。」逍遙說:「我怎麼會忘呢!你放心....我會照顧 妳,直到找到妳娘為止,我答應的事,絕不反悔。」靈兒說:「可是....」逍遙說 :「嗯∼妳想說什麼?」靈兒說:「如果....我....是....」李逍遙說:「嗯?? 別胡思亂想了,傻丫頭∼不會有事的....早點睡吧,明天一早我再陪妳去街上玩。 」逍遙走出房外,丫鬟說到:「姑爺你在找我家小姐嗎?她在後花園裡。」李逍遙 走到後花園,林月如和他說:「瞧!我這身衣裳好不好看?」李逍遙說:「喔∼好 ...好看。」林月如說:「就這樣子而已嗎....?!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穿一次呢 !」李逍遙說:「林姑娘,我能否私下問妳一個問題,請妳老實回答我。」林月如 說:「說啊!?」李逍遙說:「妳....當真想要嫁給我?」林月如說:「不是我嫁 給你,是你入贅到我們林家。」李逍遙說:「不是指這個,我是指比武招親太草率 了,這們親事不一定要算數。」林月如說:「沒關係,我爹說了就算。」李逍遙說 :「這....其實我今天上擂台與妳比武,只是想化解誤會,並未想到招親這一層.. .」林月如說:「嘻∼誰叫你要打贏我,現在全蘇州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林家的新 姑爺了,難道你想賴帳不成?」李逍遙說:「可是∼我們認識才不過二天。」林月 如說:「說了半天,原來你討厭我!」李逍遙說:「不....而是....我總覺得這樣 ,太隨便了。」林月如說:「我才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呢!我在做什麼,心裡清楚 的很。」李逍遙說:「妳該不會是為了昨天的事,還懷恨在心,故意捉弄我吧?」 林月如說:「嘻!....你說呢?」

-------------------------------待續--------------------------------------

此為另一網友所寫

第一章 夜夜夢裡尋芳蹤,幾翻心事附簫聲
『紅顏如月有圓缺,君名逍遙莫悲切;
昨日總總心深種,它夜夢裡見芳蹤。』

其時正值暮春,在個小村子裡的客棧中,哀怨的簫聲陣陣傳出,吹的正 是這首『君莫悲』。

吹簫的正是李逍遙,在五年前的那場惡戰中,趙靈兒不幸喪生,但逍遙 卻永遠也無法忘記靈兒,思念之心只有與日聚增,卻從來未曾減過半分。這天 ,逍遙又想起了靈兒那燦爛又帶點頑皮的笑容,不禁又悲傷了起來。

五年了,逍遙卻仍就無法忘卻五年前與拜月教主的大戰,畢竟,又有幾 人能忘呢?拜月教主身受重傷,僨而跳入水池之中與水魔獸合體,逍遙與阿奴 分別鬥到四十回合上下,便及落水。只有靈兒還在奮戰,但終究敵不過水魔獸 ,於是一然而然的選擇與巫后同樣的道路—以一己的性命,喚回大地的和平。

在逍遙心中,這是永遠的痛,誰也無法挽回的。逍遙日日夜夜都盼能再 見靈兒一面,即使再夢裡也好,但這究竟是不可能的事。

這一日,逍遙心道:『這樣下去,也沒有結果,更何況靈兒也許還在世 上,只是被人救了起來,隱姓埋名而已。完了,如果真的如此,若我不去尋她 ,那豈不成終身之憾。須得尋到她才行!』

隔日清晨,逍遙起了個大早,收拾好行囊,說與嬸嬸他的心意,便及步 向尋找靈兒的路途。

逍遙算了算,今天正是姥姥過世的日子,逍遙遍及坐船到仙靈島上,逍 遙走到水月宮前,回想起與靈兒初遇、迫娶、血洗水月宮、鎖妖塔中……。如 今卻以人去樓空,景物卻依舊如此,更令逍遙難過。

逍遙踱步到姥姥墳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道:『晚輩李逍遙,當 年曾答應前輩要照顧靈兒,如今靈兒生死未譜,望前輩在天之靈,佑晚輩早日 尋著靈兒,不副前輩重託。』逍遙說完後又磕了三個響頭才離去。

待續……

文筆不佳,請諸位多多包含!!

---------------------------------------------------------------------

Subject: 仙劍奇俠傳之再續未了緣(二)

仙劍奇俠傳之再續未了緣

第二章 喜逢恩師身世迷

逍遙步至山神廟前,只見原就已經殘破不堪的廟宇,現在更加的破舊。 木門早已腐爛。屋頂更是殘破,已有三分之二的瓦礫散落一地,剩下的 ,也大都不能用了。

逍遙一推廟門,盡爾整個木門就散了,逍遙這時才知,木門已被白蟻咬 的稀爛,沒一處倖免。逍遙心道:『才五年,怎地這會兒就如此殘破? 』

原來逍遙在去苗疆途中,變打定了主意,有朝一日,定要回到這山神廟 中。原本來這山神廟也不過一頓飯時間的路程,並非難事。熟知,人算 不如天算,靈而死了,逍遙這幾年來沒一天不想靈兒,也沒一天快樂。 成日鬱鬱寡歡,又哪有心思回到此處。

此處本就人煙稀少,再加上這幾年來大家對山神也不如何重視,以及逍 遙多年未來,是以更加的殘破不堪了。

逍遙進到山神廟內,見到泥雕的神像早已四分五裂,散落一地。正如象 徵著如今已是物是人非,逍遙又如何能不悲。原本因該是一個圓滿的冒 險,卻因獨孤劍聖的一時判斷錯誤,使這場冒險成為悲劇,更甚者乃是 拜月教主為了一己私慾,不惜挑起黑白兩苗族的戰爭,更讓靈兒踏上了 一條不歸之路。

逍遙正想的出神之時,忽聽一人的腳步聲朝此而來,這兒人煙稀少,來 此處之人寥寥可數,身覆武功之人更是不太可能道此處。逍遙再仔細一 聽,發現此人竟是輕功極其高明之士,剛才的腳步聲尚在二十里之外, 此時卻已在十里內了。逍遙只怕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立即環顧了一下 四周,隱身於草叢之中。此處的草叢十之八九都長得比人還高,逍遙藏 身在此,更是天衣無縫。

就在此時,逍遙見到那人身形不滿六尺,光頭黃袍,準是個和尚。但逍 遙卻也想不起江湖上有那位前輩士如此打扮。那和尚在山神廟前環顧了 一遍,確定無人埋伏在此,但他卻哪知並非無人在此,只是他並未發現 罷了!

那和尚自言自語的道:『死酒鬼道士,果然沒約幫手,我道要看看妳這 臭道士有何本事,還不士一樣的手到擒來?』逍遙心中一震,思尋道: 『酒鬼道士…酒鬼道士…那會不會是恩師他老人家?』

就在此時,果然聽到酒劍仙那洪亮的詩聲遠遠傳來: 『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
有酒樂逍遙,無酒我亦顛,
一飲盡江河,再飲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為我酒劍仙。』

酒劍仙道:『尤那和尚,沒想到你還敢來送死!?』那和尚道:『有何不 敢』嘴上說著,手腳可沒一刻是閒著的,再這瞬息之間,立時便將方便鏟 抽出,並直往酒劍仙砸去。逍遙眼見情勢危急,立時飛劍出鞘,直向那人 手腕脈門刺去,那人如何不知?立即舉鏟回擋,這一劍擋是擋過去了。但 哪知此御劍術乃是劍由意使,意隨心生,逍遙心念一動,無塵劍慕地裡化 為三十六把寶劍,直刺此人身上三十六處大穴。如此一來,那和尚武學造 階再高,這會兒中劍倒地也是在所難免了。

酒劍先走倒那和尚面前對他道:『尤那和尚,十年前難道俠夫婦雙雙慘遭 你的毒手,以致枉死於九泉之下,我今日若饒了你,起不枉自為人?』說 罷便一劍結了他的性命。

酒劍仙對著逍遙藏深之處道:『逍遙,不必再躲了,出來吧!』逍遙道: 『是,師父』逍遙此時對酒劍仙更加的佩服,逍遙只放出飛劍而已,酒劍 仙便之他的確切藏身方位,又豈有不佩服之理。

逍遙此時腦中閃著無數的疑團,此時酒劍仙對逍遙道:『我知道你想知道 你父母是為什麼被這人害死的吧?』

第二章完

待續......

Subject: 仙劍奇俠傳之再續未了緣(三)

仙劍奇俠傳之再續未了緣

第三章 往事

原來,十餘年前,南盜俠夫婦二人遠赴苗疆,尋找毒龍膽以救治當時名 震大江南北的江南神捕—黃甫英,因練鷹爪功長期浸泡斷腸草毒液所受 之毒。

不料此事竟被黃甫英仇家—邵南知曉,欲阻止南盜俠夫婦二人取回毒龍 膽,但南盜俠夫婦二人豈是浪得虛名之輩。他二人倆處處提防,致使邵 南無下手之機會。但好景不常,他二人卻被下了無影毒,據說此毒為七 大毒蠱之一,為色無味,且發作極其緩慢,極難察覺。

雖說難道俠夫婦二人被邵南算計,但因二人倆處處提防,致使二人得以 回至中原,將毒龍膽交予黃甫英。

逍遙聽罷酒劍仙講完此段往事,不經勃然大怒道:『這個和尚,恁的可 惡,想殺死仇家便罷了,卻又來害死我父母……』正當逍遙欲再罵時卻 聽九劍仙道:『逍遙,我走走了,你好自為之吧!』

逍遙此時心想:『天地茫茫,最親之人都一個個的走了,我該何去何從 ?』

待續……

仙劍奇俠傳之再續未了緣

第三章 往事

原來,十餘年前,南盜俠夫婦二人遠赴苗疆,尋找毒龍膽以救治當時名 震大江南北的江南神捕—黃甫英,因練鷹爪功長期浸泡斷腸草毒液所受 之毒。

不料此事竟被黃甫英仇家—邵南知曉,欲阻止南盜俠夫婦二人取回毒龍 膽,但南盜俠夫婦二人豈是浪得虛名之輩。他二人倆處處提防,致使邵 南無下手之機會。但好景不常,他二人卻被下了無影毒,據說此毒為七 大毒蠱之一,為色無味,且發作極其緩慢,極難察覺。

雖說南盜俠夫婦二人被邵南算計,但因二人倆處處提防,致使二人得以 回至中原,將毒龍膽交予黃甫英。

逍遙聽罷酒劍仙講完此段往事,不經勃然大怒道:『這個和尚,恁的可 惡,想殺死仇家便罷了,卻又來害死我父母……』正當逍遙欲再罵時卻 聽酒劍仙道:『逍遙,我走走了,你好自為之吧!』

逍遙此時心想:『天地茫茫,最親之人都一個個的走了,我該何去何從 ?』

逍遙出神了一會兒,見天色以晚,心想不如先到前鎮的客棧打尖借宿一 宿,打明個兒再趕路。

逍遙到了前鎮的『落花客棧』,撿了個乾淨的一桌坐了,對店小二道: 『小二哥,先拿壺酒暖暖身子,再切盤牛肉,一碗乾麵。』店小二對逍 遙道:『好的,客倌您稍待一會兒。』

不一刻鐘,酒、肉、麵都已送了上來。逍遙夾筷欲吃時,卻聽隔桌有一 人道:『大哥,聽說蘇州水廂亭亭主的女兒比武招親是嗎?』逍遙聽到 此處,又想起了月如,但是如今,以往的一切都已不覆再。

這時又聽隔桌的一個虯髯大漢道:『不錯,那水廂亭亭主的女兒在比武 招親,聽說水廂亭中武學經典非常豐富,連少林七十二絕技也有,許多 學武之人都想一觀呢!但卻也不知識真是假。二弟,不如這樣吧,咱們 明天一起去看看。

逍遙此時心道:『少林七十二絕技?少林乃天下武學之首,素與武當與 丐幫齊名,實乃非同小可,怎地七十二絕技竟會落路人手?這太也奇怪 ,非搞個清楚。』於是便招呼店小二道:『小二哥,請問這「水廂亭」 怎生走法?』店小二道:『這位少俠,看來您也是去比武招親的嘍?聽 說水廂亭亭主的女兒國色天香,只可惜小的不會武功,要不然也像去試 試呢!』逍遙打了一個手勢對小二道:『那這「水廂亭」怎生走法?』 店小二對逍遙道:『這位少俠,您只要道渡頭與船伕說要去水廂亭便成 了。這水廂亭說實在小的也不知在哪,這渡頭從這兒向西走十里便到了 。』

逍遙跟店小二道了謝,已經仕申末時分,不好趕路。便打算先在此住宿 一宿,明個兒在去那『水廂亭』。


回上一頁
回上一頁